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開門讀書:地下工作室

【明報專訊】從台北回來之後,念茲在茲的是那家我經常打躉、在街口轉角的咖啡店。咖啡店沒有你幻想中的小清新小確幸,裝修近乎簡陋、燈光總是暗暗的,咖啡小食中規中矩,而且侍應女生也沒有娃娃音、面口比我點的那杯Americano還要黑,就連播放的音樂也不是很有品味。你問這家咖啡店究竟有什麼特別,我也說不出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