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聞

上一篇

來東涌 去匆匆

【明報專訊】11月的秋天依然讓人汗流浹背,記者過去一周來回東涌多趟,看內地團匆匆而來,匆匆而去。港鐵站外垃圾桶旁煙霧瀰漫,幾個腰纏Hermes皮帶的老人蹲着抽國產煙,混在裏頭有也有個西裝骨骨、乘空餘時間呼一口氣的本地辦公男。往東薈城的樓梯上,幾個頭戴黃色鴨嘴帽的內地團友席地而坐,拿着飯盒大快朵頤,幾個白人小孩奔過來做了個鬼臉,一眾團友被逗得咧嘴而笑。東薈城旁藥妝店擠滿團友,提着購物籃,裏頭有洗髮水、傷風素、奶粉尿片,一個拉着小女兒的本地媽媽本想入內光顧,到頭來只能望門興嘆。

被譽為世紀工程的港珠澳大橋開通,為以往平靜的東涌小社區帶來衝擊。夕陽斜照,東薈城露天廣場人聲鼎沛,水泄不通,打着珠海、東莞、佛山旅行團的旗幟飛揚,領隊一聲令下,眾團友自覺排成一列,提着一包二包的戰利品,浩浩蕩蕩步往B6巴士站。轉眼間B6巴士站已排了幾圈的人龍,一輛輛巴士駛至,只留港三兩小時的港珠澳大橋來港團迅即隨車而去,不帶走一片雲彩。

夜幕低垂,東薈城噴水池回復原有節奏的噴水,一群本地小孩在旁踏車玩耍,家長們歡快聊天。咖啡店裏學生在提筆沉思,保險經紀一手提着杯Americano,一手向客人指着保單講解。東涌又回復住日的寧靜。

香港是個大商場,一小時生活圈,一橋之隔,介乎中國與東涌之間。

文:馮凱鍵

相關字詞﹕港珠澳大橋 圖輯 東涌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