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楊不歡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不歡而談:一輛巴士跌入江 / 文.楊不歡

【明報文章】記得有一次,我坐在巴士的二層,不知道因為什麼事,聽到樓下有人瘋狂大罵司機,超大聲,聲音一直都傳到樓上。不一會兒,司機直接停車了,說我被罵了,現在心情不好,沒法開了。按我們熟悉的規矩,必須所有人全部下車,等候下一班,上車免費。停下的那輛車和司機,就都留在路邊等公司的人來處理。當時要換車,耽誤時間,我還一臉疑惑,心想司機大佬被罵了一下,直接不開啊。直到重慶那宗事故發生,我才明白當時司機的謹慎和制度健全的重要。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