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卓祺
下一篇
上一篇

王卓祺:從無思之惡「失心瘋」到「全民退保」激情——兼短覆楊森

【明報文章】前言

近月看到一本周刊的專輯,認定「香港拾荒老人悲歌 呼喚全民退休保障」;在主編筆記外,還有8版的專題文章,可見其重視程度。筆者研究社會政策20 多年,對香港的社會保障制度還有點認識。後來施政報告沒有提及退休保障的議題,便寫了一篇文章,提出「全民退保」爭議是否終結的疑問,論點是高額長者生活津貼(長生津)應可替代全民老年金(與「全民退保」方案雷同)。我還以為先前寫好,評論該專題的文章可以報廢。怎知最近看到一篇評論,提及納粹德國戰犯依法辦事是「無思之惡」,犯了「反人類罪」;並推論特區政府官員「黨禁、拒簽與DQ(褫奪參選資格)」也是依法辦事;認為對付「極權管治」的有效辦法,「就是把責任拋回每一個有份參與及執行褫奪人權決定的官員,逼令他們直面其建基於無思所作的惡行及其後果……」這些指控極其嚴重;但筆者閱畢全文,得出結論是作者可能一時「失心瘋」。

我的直覺是兩者都屬文字煽情炒作,大家閱後便過眼雲煙。若這個講法成立,在這個媒體充斥煽情文字的年代,究竟什麼條件使一些議題引起人們的關注,成為延續性的爭議;一些卻引不起注意或以怪論視之呢?

短覆楊森

在這裏也借文章一小角,回應楊森兄對上一篇《博約集》有關「全民退保」爭議「應當終結」的質疑,亦與本文有關。楊兄的規範性立場(如社會權利)沒什麼好討論,價值取向也。我們分歧在於「全民退保」爭議是否終結而已;這是實證問題,未來三五年大家便知誰的判斷更合乎事實吧!最後,現在有50萬長者領取兩類長生津,不可想當然以為還有什麼負面標籤了。這個社會標籤問題,有機會再論。

炒作議題的局限

以我粗淺理解,炒作議題成功條件或局限有三。其一,議題或問題簡單易明,有其邏輯性。其二,有一定真實性,就算從某角度看事實,亦有點根據。但若具備這二項條件,亦不可無限上綱,脫離原本問題的邏輯;此其三也。以銅鑼灣書店事件為例,這是懷疑有內地公安跨境執法;議題簡單,其邏輯易明。內地公安不享有香港特區執法權,有香港人因售賣顛覆國家政權書刊而失蹤,便容易聯想到跨境執法的問題。就算有辯解說事主自願被請回去,也不易抹煞指控演繹的事實;因此這議題很難消解。然而,銅鑼灣書店事件不可上綱為一國兩制已經死亡的高度,這是議題邏輯的限制。

無思之惡「失心瘋」之處

從這3個條件來看,「黨禁、拒簽與DQ」成為無思之惡不符合第三個條件。這3個議題有本身的邏輯理性,但與無思之惡、反人類罪攀不上關係。炒作者所謂「黨禁」,並非禁止所有政黨活動,而是禁止分裂國家的香港民族黨。這類黨禁亦非香港獨有,西班牙便有近例。因此,「黨禁」與無思之惡沒有具體的邏輯關係。保安局在23條缺位的情况下,以《社團條例》禁止港獨團體亦有其合理性。當然我們亦不抹煞有人以言論結社自由曲線支持港獨。但所謂「黨禁」推論無思之惡則是離題萬丈。「拒簽」的主角是負責邀請香港民族黨陳浩天演講的外國記者。他的行為非言論或新聞自由,而是有目的為港獨搭台的行為。這是事實另一面,與無思之惡亦攀不上邊。將「DQ」一事作為褫奪公民參選資格有一定道理;選舉主任是否相信參選者在短期內改變政治立場也有其可信性。因此事實有兩面,各執一詞。但與無思之惡有何關係呢?

「全民退保」激情下的選擇性報道

我講的是一份嚴肅性周刊。但當某些人先入為主接受某一說法而激情起來,便只選擇有利議題的事實。「全民退保」是一些民間團體,認為強積金制度不完善,非全民受惠,所以議題有真實性一面。但將「全民退保」炒作為解決拾荒老人問題則是想當然,脫離事實及非邏輯性。

第一,「全民退保」概念有錯誤之處,根本沒有全民一定就業及退休的社會,這應是全民養老之誤!因此我將全民退保加上括號(註)。第二,「全民退保」爭取是一個全民享有,無論供款與否的劃一待遇,大約是3300元(2015年價值)。這個金額算是謙卑,但如何能解決拾荒長者的收入不足問題呢?這個3300元的數字的事實與拾荒老人現况(另一事實)及政府解決方案(社保制度的事實)的對比便十分重要了。

下面陳述這些事實:2006年及2018年都有拾荒老人的個案研究。研究發現12年前,這些老人收入中位數每月約300元,12年後估計平均為716元。這周刊亦沒有報道。這周刊的專輯有5個個案。個案一:女,退休金每月(下同)3000多元,拾荒收入約1500元。個案二:夫婦,拾荒收入約3000至6000元;有自置物業及50萬資產。個案三:夫婦,拾荒收入約3000至4000多元。個案四:夫婦,拾荒收入約1500元,有生果金。個案五,女,拾荒收入約2400元,沒有申請綜援。我們再看看政府提供的福利金。綜援平均個案6201元;高齡津貼1345元;普通長生津2600元;高額長生津3485元。

這個專輯選擇性地不報道上任特首梁振英政綱承諾的長生津——無論普通或高額——均遠遠高於拾荒長者今年估計平均收入716元;而高額長生津更高於「全民退保」爭取的3300元!還有,政府對長生津資產限額處理十分寬鬆。長者可將超過限額的現金購買年金;這樣福利金與年金收入兩者兼得。個案二夫婦便可循此途徑增加收入。從這些事實的對比,「全民退保」根本不可能解決拾荒老人的問題。這個專輯刊出時,已有近42萬高額長生津個案,每人3485元;但依然有拾荒老人的情况。

總結

香港社會具有充分自由,文字煽情或激情炒作是常規,但文字亂象背後還是有一些規則、條件可供梳理。這兩個例子便看到「失心瘋」或情緒產生的文字炒作的局限。看來,成功炒作議題也不容易;要有點道理,有點事實,也要靠譜。大多數人的眼睛是雪亮,但少數人若對某些議題有定見,或讀壞書,恐慌過度,便會不知道自己有妄想症。放大一點,這少數人的激情偏見或「失心瘋」也許反映社會衰落的敗象——意見領袖這樣感情用事,十分可惜!

註:上一篇《博約集》標題〈全民退保爭議是否終結了?高額長生津起的作用〉的全民退保原文有括號,編輯手民之誤。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名譽高級研究員

■稿例

1.論壇版為公開園地,歡迎投稿。讀者來函請電郵至forum@mingpao.com,傳真﹕2898 3783。

2.本報編輯基於篇幅所限,保留文章刪節權,惟以力求保持文章主要論點及立場為原則﹔如不欲文章被刪節,請註明。

3.來稿請附上作者真實姓名及聯絡方法(可用筆名發表),請勿一稿兩投﹔若不適用,恕不另行通知,除附回郵資者外,本報將不予退稿。

4.投稿者注意:當文章被刊登後,本報即擁有該文章的本地獨家中文出版權,本報權利並包括轉載被刊登的投稿文章於本地及海外媒體(包括電子媒體,如互聯網站等)。此外,本報有權將該文章的複印許可使用權授予有關的複印授權公司及組織。本報上述權利絕不影響投稿者的版權及其權利利益。

[王卓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