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朱浩霆
上一篇

朱浩霆﹕監管虛擬資產 可更具前瞻性

【明報文章】科技發展一日千里,像區塊鏈技術(blockchain technology)一類的分佈式分類帳技術(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衍生了虛擬資產(virtual assets)。

香港的金融監管機構對於虛擬資產一向採取「科技中立」的態度,即按金融活動本質及其衍生的風險為基礎作出監管,並不會設立針對的監管框架。以證監會為例,該會只監管某些構成《證券及期貨條例》所定義為「證券」的虛擬資產。

然而,市場對虛擬資產的需求持續提升,證監會近日發表新的監管方針以保障投資者,將涉及虛擬資產的投資組合管理公司及基金分銷商納入監管範圍,並研究規管虛擬資產交易平台的概念框架。證監會走出了監管新型金融活動的第一步,但從保障投資大眾及控制風險的角度看,監管機構、政府財金及法律部門可以多做一點。

與過往只監管涉及公司擁有權權益的證券代幣(security token),及發行目的涉及「證券」定義(如舉債或集體投資)的各類虛擬資產不同,新的監管方針起碼在資產管理層面上,監管了投資組合涉及包括加密貨幣(cryptocurrency)等過往「無王管」虛擬資產的管理公司及分銷商,該等投資組合亦只限向專業投資者銷售。這是監管上的進步,但保障相當有限。一般散戶,只需打開社交程式Telegram,已可加入數以百計的代幣發行群組,受到發行人要約。

根據代幣發行諮詢公司Satis Group統計過往的首次代幣發行中,81%均為騙局,僅有8%成功達至虛擬資產交易平台買賣。此外,比特幣及以太幣等主要加密貨幣,亦分別由去年高點下跌了六成及八成。可見虛擬資產市場及道德風險之高,散戶卻欠保障。證監會應開始探索直接限制及監管虛擬資產的銷售,當然,這在執法上有一定難度。

要探討的何止虛擬資產交易平台?

隨着數間大型虛擬資產交易平台進駐香港,證監會在其「監管沙盒」研究規管該些平台的概念框架,時機合時。但要探索的何止是交易平台?虛擬資產託管業務必然興起,這些業務對託管技術和網絡安全要求極高。證監會或應探索是否需為該等機構在網絡安全及內部監控上,制訂特別指引。另外,現時框架下或對證券代幣及部分資產代幣(asset token)的首次發行有所規管,但在確保該些代幣擁有相關資產,及其行使權利方面的規管和法律保障,是否足夠?這亦需監管部門探索。

另一方面,智能合約(smart contract)為區塊鏈技術的重要一環。智能合約作為一份自動執行合約,基本上不存在違約的情况。然而,若智能合約有漏洞受駭客攻擊,可能使應用該智能合約的虛擬資產投資者造成損失。問題是智能合約既未受法律監管,亦多為匿名合約,現行法律框架能否就智能合約的不完備,令投資者出現損失時予以保障或申索渠道?這則依靠法律部門及相關委員會探討。

證監會一改過往中立態度,走出監管虛擬資產的第一步。選擇監管,某程度上就是向這個板塊背書。所以監管機構應該更進取地聯同其他政府相關部門,探討如何在虛擬資產生態系統中維持相對有效的市場運作,及保障投資大眾。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

[朱浩霆]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