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呂秉權
下一篇
上一篇

呂秉權﹕巴丟草的「銅鑼灣書店」疑雲?

【明報文章】居於澳洲的政治漫畫家巴丟草,原定11月3日起在香港的漫畫展突然取消。主辦者之一的Hong Kong Free Press(HKFP)解釋,是基於安全考慮,因為中國當局對巴丟草作出安全威脅。在HKFP的訪問中,巴丟草沒有進一步解釋如何和受到中國什麼部門的哪種安全威脅,只透露擔心來港後會暴露身分和被綁架,並引述銅鑼灣書店案的例子為佐證。

如果巴丟草和HKFP的說法屬實,那麼今次事件確有一些不尋常之處。

第一,銅鑼灣書店案已發生了一段時間,巴丟草的漫畫展在已知的風險下策劃。到底是真的有些事發生了,還是巴丟草心境變了,疑神又疑鬼?如他所說自己是個懦夫?

如果足以令這名政治漫畫家感到實質威脅,讓他認為銅鑼灣書店案的「越境綁架」可以在他身上翻版,筆者相信,他應收到一些明示或暗示,或針對自己或針對親屬(未知他有沒有親屬在內地)。

料展覽觸動當局要害

第二,今次不單單是展覽的作者不敢前來,而是在開展前一天,整個展覽都要徹底取消,一畫不見。風來得那麼急、展殺得這麼盡,兼且要一眾保護言論自由的團體同意實行,這當中應是「強力部門」的一個死任務和底線——這個展不得在香港的土地上辦,手法是「人、展不見」零容忍。筆者認為,這個展覽最觸動當局要害的,應是巴丟草對中共總書記習近平的辛辣諷刺,當局不容他人在太帥頭上動土,抹黑習的偉大形象。

第三,巴丟草不想香港之行令身分曝光從而令威脅增加。以中共情報機器的能力,當局第一天其實已知巴丟草的真身是誰,並且對其真身傳達威脅,所以巴丟草怕被當局點相,其實是有點過慮的。

無論如何,巴丟草人來不了、展搞不成,但他的作品大家仍然可以在網上觀看。

趁未被拿下,有得看好看了。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呂秉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