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國家改革開放迎新局 港成亞洲矽谷非必然

【明報社評】上海舉行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國家主席習近平提出多項措施,擴大對外開放。內地改革開放40年,由趕上經濟全球化,到現在力爭重塑全球化方向,進博會體現了這一轉折,香港在內地改革開放過程中的角色亦面臨調整。習近平支持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和科技創新中心建設,提出完善中國改革開放空間佈局,將長三角區域一體化上升為國家戰略,與粵港澳大灣區、一帶一路建設等相互配合,香港將迎來新的競爭挑戰,需要有緊迫感,不能再歎慢板。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希望香港可成為亞洲矽谷,還須加快步伐多做實事。

力爭重塑全球化

內地改革新台階

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進博會展示了中國主動向世界開放市場的決心,然而看待今次進博會,還須放在更高的歷史層次。1978年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標誌內地改革開放,融入國際經濟體系,以史無前例速度現代化。若說改革開放第一個40年,中國所做的是迎頭趕上經濟全球化潮流,下一個40年中國希望的,就是參與塑造全球化方向,改變全球化長期以西方為中心的邏輯。一帶一路也好,進博會也好,體現的都是中方這一思路,若只看表象,僅將焦點放在輸出基建產能,又或多買外國貨減少貿易順差,難免見樹不見林。

過去百年西方的全球化邏輯,本質是弱肉強食贏者通吃,西方是最大得益者;相比之下,中方主張全球化要更加包容普惠和互利共贏,減少全球發展不平衡,一帶一路是中方推動這一方向的具體策略。改變全球化邏輯,需要決心,更需實力,中方能否說到做到,還待驗證,不過在北京眼中,推動新時代改革開放,跟推動全球化的中國化,已是二而為一。習近平在進博會致辭強調,舉辦進博會是中國放眼新一輪高水平對外開放的重大決策,亦是建設開放型世界經濟、支持經濟全球化的實際行動,正好說明了北京這一想法。

對中方來說,開放市場目的是為我所用,而非任由外國資本扼殺本土產業,這是全球化應有之義。可是對西方來說,經濟全球化就是讓強國進軍弱國市場。習近平表示,中國改革開放大門只會愈開愈大;可是西方仍是將信將疑,甚至認為中國只是希望透過進博會等手段,建立以中國為中心的國際貿易網絡。觀念上的落差,無疑是雙方矛盾根源,然而中方不會因此改變改革思路。

習近平提出多項擴大開放措施,激發進口潛力,持續放寬市場准入,穩步推進金融業服務業等領域開放,外界相信具體措施將陸續出台。值得留意的是,習近平特別提到要更好發揮上海等地對外開放作用,除了增設上海自由貿易試驗區的新片區、在上海證交所設立科創板,還將長三角區域一體化上升為國家戰略,與一帶一路、京津冀協同發展、長江經濟帶發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相互配合,完善中國改革開放空間佈局。

長三角發展成國策

港爭上游須緊迫感

內地「十三五」規劃,提出要將上海發展成為「與國家經濟實力相適應的國際金融中心」。雖然2015年內地股市震盪,拖累了發展步伐,然而上海金融市場發展亦非原地踏步。今年初上海推出原油期貨,短短半年已佔去全球市場一成半份額,雖然跟倫敦布蘭特原油期貨(三成份額)和美國原油期貨(五成半份額)仍有一段距離,惟成交量已屬全球第三。中國有望在2030年成為全球最大經濟體,上海成為「與國家實力相適應」的國際金融中心,意味上海地位起碼要跟紐約倫敦等地並駕齊驅。習近平高調支持建設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和科技創新中心,未來香港在這兩方面都要面對更多競爭挑戰。

改革開放首40年,港商在內地發展扮演關鍵角色,香港也因為把握了內地改革開放機遇,成為國際金融中心。時移世易,內地改革開放踏上新台階,力爭引領全球化,香港也要因應新形勢,思考未來進路。習近平將長三角一體化與粵港澳大灣區並列為國家戰略,反映中央樂見兩地既互補亦競爭。香港要在大灣區內跟深圳和廣州競爭,穩住龍頭位置,與此同時,三市又要攜手,與長三角爭當國家經濟領頭羊。特區政府需要一邊發揮法制健全、制度成熟、資金進出自由等既有優勢,鞏固國際金融中心地位,一邊要借助大灣區這片腹地,補自身不足。

林鄭月娥出席進博會,強調政府重點支持醫療和人工智能產業,隨着大灣區建設,香港也將建成亞洲的矽谷。香港眼前發展道路已相當清晰,然而要成為亞洲矽谷,不能空談主觀願望,又或依賴中央扶持,必須快馬加鞭,落實行動。過去兩年香港創科發展步伐雖有加快,惟比起鄰近地區仍嫌太慢,河套區科技園發展仍在起步階段,2014年香港與以色列簽訂科研合作協議,然而資助基金4年來竟無人問津。內地改革開放邁入新時代,不會坐等香港,香港再無猶豫餘地,必須有更強烈的緊迫感,大步向前迎接新挑戰。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