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歐陽五
上一篇

歐陽五:如何消解內地民企「身分焦慮」?

【明報文章】上周,習近平一句樸素的「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打消內地民營企業家一半的「身分焦慮」。

此前,內地出現一些否定、懷疑民營經濟的言論,甚至有「私營經濟退場」的論調。而近一個多月以來,習近平分別在東北考察、給民營企業家回信、在廣東考察、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和召開民營企業座談會等5個場合力挺民營經濟。「退不退場」,一錘定音。

改變民企「不平等地位」 是改革關鍵

自改革開放以來,中共一直容許和鼓勵民營企業發展,十八大報告更提出「保證各種所有制經濟依法平等使用生產要素、公平參與市場競爭、同等受到法律保護」。然而,若改革不到位,即使憲法、政治文件賦予不同所有制經濟之間平等地位,也難以在實際層面落實。民企座談會上,習近平也犀利指出「政策落實不到位」是民企遇到的困難之一。

是下力氣讓民營企業地位「名至實歸」的時候了。一直以來,中共對民營經濟的作用是高度肯定的。正如日前國務院副總理劉鶴接受媒體採訪時所說,「如果沒有民營企業的發展,就沒有整個經濟的穩定發展;如果沒有高質量的民營企業體系,就沒有現代產業體系」。

因此,民營經濟關乎中國經濟的健康與持續發展。改變民企當下事實上的「不平等地位」,是當下新一輪改革的關鍵所在。

首先要理清觀念,這並非易事。40年前,改革開放之初,引入民營經濟,也是高層力排眾議、衝破思想之藩籬,才得以實現。

劉鶴日前提到,有些金融機構認為貸款給民企「政治上有風險」,可見如今在體制內「國民不等」的錯誤觀念仍有餘存。習近平35天內5次強調民營經濟重要性,意義便在於此。

其次要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十八屆三中全會發布的《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將「處理好政府與市場的關係」視作新一輪改革的核心問題。《決定》中,市場和政府的作用分別被描述為「決定性」和「更好」。因此,政府的作用更多是一種優化和補充。而政府和市場的邊界也被清晰劃出:凡是市場機制能夠充分調動生產要素積極性、資源能夠實現有效配置的,就不需要政府干預;只有市場失靈的地方,才需要政府干預。

在新一輪改革中,《決定》若能在施政中深入推行,民企將獲得更大的發展空間。

加強國企與民企協調

最後,則是加強國有企業和民營企業之間的協調。國有企業通常是關係國家安全和經濟命脈的行業及上游產業;民營企業則更多是下游產業、消費領域。國有資本因重點投於公共服務、環保、科研等領域,在市場中有「公共品」的屬性。然而,有媒體報道,近年來內地出現國企擴張、侵佔民企發展空間,甚至干預市場的現象,遠超出「公共品」的範疇。

加強國企與民企之間的協調、對國企加以限制,這與國企「做大做強」、提升市場競爭力,並不矛盾。國企專注擅長的領域,不過度搶佔市場,而民企則在盡可能多的領域發揮其靈活性,提高市場的整體效率,國企終將受益。

比如當下,內地國企民企實行「混改」,被認為是「國企業幫民企業共渡難關」。劉鶴在接受採訪時表示「民營企業經營狀况好了,國有資本可以退出」,非常好地劃清了國有資本和民營企業的邊界。

十八屆三中全會至今已有5年,會中《決定》彼時廣受讚譽。而《決定》指導的新一輪改革能否成功,則源於執政者踏實務實一件一件做事,把《決定》落實到建設更加法治、具信用的社會,營造持續、穩定、更加優良的營商環境之上。只有這樣,民營企業家才能真正放下「身分焦慮」的另一半。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歐陽五]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