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家豪/羅金義
下一篇
上一篇

王家豪/羅金義:廢除《中導條約》後的美俄中核軍備博弈

【明報文章】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即將退出與前蘇聯於1987年簽署的《中程導彈條約》,該條約禁止雙方擁有、製造或試射射程為500至5000公里的巡航導彈。廢除條約,也許象徵歷時30年的核軍備控制時代告終。此後,美國、俄羅斯和中國的軍備博弈或將有何變化?核戰對亞洲的威脅,是否還只是危言聳聽?

美國的長遠戰略部署

華府批評俄羅斯自2014年起已經開始破壞條約,中國甚至不受條約限制,故無必要受中導條約約束,單方面限制自己的導彈力量;退出中導條約後,美國將有更大自由度抵禦中國的導彈威脅。嶺南大學張泊匯教授的研究透露,解放軍部署的導彈對準第一島鏈(如台灣、日本和菲律賓)和第二島鏈(如關島和巴布亞新幾內亞),力足威脅美國在關島的軍事基地、日本的嘉手納空軍基地和南韓的群山空軍基地。如果美國能在亞洲的軍事基地部署中短程導彈,將能制衡解放軍的導彈實力。

美國的算盤是否如此如意,有待觀察。在冷戰的軍備競賽之下,美國迫使蘇聯大灑金錢以維持雙方的戰略平衡,蘇聯在1980年代花費超過10%國民生產總值於軍事開支,有指這是拖垮蘇聯經濟並且導致其解體的主因之一。而美國的長期經濟優勢,正是結束冷戰的關鍵。今天的特朗普似乎想利用相近的戰略邏輯,揚言美國比俄羅斯和中國能用更多經費去發展核武,最終勝出軍備競賽、打敗中俄。然而,跟冷戰時面對單獨的蘇聯不同,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後,將同時面對中國和俄羅斯兩條戰線,而俄羅斯和中國現時的經濟規模亦遠超當年的蘇聯。

美國退出中導條約,亦可能進一步加劇北約成員國之間的矛盾。條約廢除後,歐洲很大機會再次成為美俄角力的「戰場」。歐洲傳統大國如德國、法國和英國,儘管都指摘俄羅斯違反條約,但亦相繼表示對美國退出條約深感憂慮;反而一些曾經被前蘇聯侵略而對俄羅斯的行為特別敏感的中東歐國家(如波蘭),可能會支持特朗普的決定。因此,美國退出中導條約或會再次觸發西歐(「舊歐洲」)與中東歐(「新歐洲」)的摩擦。

中導條約廢除後,俄羅斯或能迅速取得短期軍事優勢,應對中國的導彈威脅。美國指摘俄羅斯研發違反條約的RS-26 Rubezh導彈和9M729(北約稱為SSC-8)導彈,俄國辯稱RS-26 Rubezh為洲際導彈,但美方情報指俄方曾4次試射,當中兩次飛行約2050公里;而9M729導彈的飛行距離預計為2000公里。如果美國退出條約,俄國可在歐洲和亞洲地區快速部署條約禁止的導彈,應對西方國家帶來的國防威脅,並能回應中國近年急速發展的中短程導彈力量。

俄羅斯具短期優勢嗎?

然而,中導條約其實使俄國能以較低廉的成本去維持跟美國的戰略平衡,所以莫斯科一直願意維持條約——中導條約和《新削減戰略武器條約》(New START)等軍備控制協議,對外能限制美軍的核武數量以確保雙方戰略平衡,對內則避免過度增加國防開支,以便更有效地運用經濟資源。近年俄羅斯國防開支一直維持於佔3%至4%國民生產總值的水平,並未受到經濟困境影響。如果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後大肆發展中短程導彈,俄羅斯或會「被迫」分薄資源予以應對。莫斯科能否汲取前蘇聯的教訓,避免盲從美國而捲入新一輪軍備競賽,惹人關注。

不少俄羅斯軍事專家認為中導條約是「不平等」條約,為美國帶來軍事上的相對優勢,故此歡迎美國退出——中導條約規定蘇聯和美國銷毁陸基中程導彈,但並沒有約束美軍具優勢的海基和空基巡航導彈;而且,當時蘇聯削減導彈的數量為1752枚,遠多於美國銷毁的859枚導彈。

不過,由於中導條約使美國削減在歐洲盟國部署的導彈,蘇聯面對導彈的威脅其實是大大降低(此前,美軍從歐洲發射導彈攻擊蘇聯領土只需10分鐘)。中導條約是在質的層面提升了蘇聯的安全;美國在條約廢除後可以大肆增加導彈數量和重新在歐洲部署導彈,反而會對俄國國土帶來更大及實質的威脅。

對中國的潛在挑戰

中國不受中導條約約束,近年積極發展導彈力量,尤其致力於陸基巡航導彈,技術上已經研發出超高音速導彈,如東風-21和東風-26,飛行速度達5馬赫以上,現階段未有導彈防衛系統(包括美國在南韓部署的薩德導彈防禦系統)能夠阻截。現時中短程導彈佔中國解放軍導彈裝備的95%。中國藉導彈發展來改變亞太區的勢力平衡,讓中方強化在南海爭議的立場,亦使美國的「重返亞太」戰略步履不穩。

若美國退出中導條約後大力發展中短程導彈,研發先發制人的技術選擇,並且在其亞洲盟國重整旗鼓,中國的比較優勢或將被削弱,甚或捲入地區軍備競賽,東北亞從此劍拔弩張。不過,美國重新研發中短程導彈需時,華府的如意算盤要打得響,又要獲得亞洲盟國許可部署導彈,上述變化可能是中期以後的形勢。

核軍備控制畫上句號?

美國或將於11月或12月正式通報退出中導條約,條約半年後失效。特朗普和普京將於11月11日在巴黎會面,有可能重新談判中導條約。其中一個方案或將條約的覆蓋範圍改為只局限於歐洲,讓美國和俄羅斯可以在亞洲部署中短程導彈抗衡中國。美國國家安全顧問博爾頓不久前會見普京時,就提醒俄羅斯同樣受到解放軍的導彈力量威脅,嘗試拉攏俄羅斯聯手抗衡中國。也有專家認為俄羅斯秘密研發中短程導彈,其防備之心其實在於中國。不過目前美、俄互信薄弱,談判不容樂觀。

另一個方案或是要求中國也加入中導條約,讓三國的導彈力量同時受限制,但北京已明確表示不會加入。由於缺乏強硬的常規軍力,解放軍需要依賴中短程導彈來應對地區安全威脅。要駁回這「邀請」不難,北京可以要求其他擁有相關武器的國家,如印度、巴基斯坦和以色列等都加入中導條約。但構建全球適用的中導條約將會大大增加其複雜性和不可行性,談何容易?

中導條約廢除後,短期內俄羅斯可能是贏家,美國也許是長遠的勝利者,中國則會面對不少挑戰。俄羅斯或可迅速部署秘密研發的中短程導彈,而美國將有更多空間研發中短程導彈及在歐洲和亞洲盟國內部署。中方新興的導彈力量,將會面對美俄的潛在抗衡甚或對峙,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華文評論說此乃特朗普抗俄懾中、一箭雙雕之着。

既然退出條約對美國和俄羅斯都有益處,而種種替代方案都看似不可行,廢除之事似乎在所難免。這無疑嚴重打擊核軍備控制,亦為2021年到期的New START的談判蒙上陰影。那麼大家開始關注核軍備競賽甚或核戰,還是不是言之尚早?

作者王家豪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研究助理,羅金義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王家豪/羅金義]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