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5期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難兄難妹

【明報專訊】經歷了足足兩個月的適應期,Annabelle在哥哥陪伴下也融入了熱鬧的幼稚園生活。由當初一見到校門就哭,到現在主動伏在門邊期待進去;由當初離開我的懷抱就哭,到現在笑着跟媽媽說再見,她真的蛻變了!

妹頓成幼稚園名人

最近,妹妹也成為幼稚園的名人,就是竟然跟同組一個年齡相若的男孩打架了!某天下午,我到達幼稚園準備接兒女回家,就遇見一個母親和她的兩個兒子,其中一個男孩就是Annabelle的同學,他們的母親立即跟我說對不起,說她的小兒子打傷了Annabelle,而且挺嚴重的。我立即去看女兒,導師也立即跟我說了事情的經過,就是兩個小朋友爭玩具時,小男孩的指甲可能刮到Annabelle的小臉了。雖然她的小臉有兩處破皮了,但她也沒有哭鬧,若無其事地繼續玩和午睡,所以導師也沒有打電話讓我提早接她回去。而我抱起妹妹問她痛不痛時,她也好像不知道自己受傷了一樣,從小我就給了她一個小名「女漢子」,這真沒叫錯!

看見妹妹也沒大礙,我們就回家去,出了幼稚園的門,一對小男孩和他們的母親還在等我們,又是說對不起,我就回答他們,沒事了,小孩子爭吵常有,我回去給她塗藥膏就好了。然後那位女士才放下心頭大石,並拿了兩小包熊仔糖送給華德兄妹,他們看見糖果就高興了,哪會記住早上打過架呢?

兄無故被「黑警」欺負

不經不覺,華德兄妹已經踏入惹是生非的階段,記得在某個風和日麗的早上,我帶着小兄妹到家附近的遊樂場,當時有兩個小男孩在你追我逐,我以為小孩們多個伴兒玩耍,我就樂得清閒了!怎料這兩個與兒子年紀相若的男孩竟然惡形惡相起來,手上拿着長樹枝和膠鏟子向華德走來,表示他們是警察,要把華德捉住審問的樣子。我心想,這代表我瘦削的兒子是壞人嗎?怎麼看來也是他們以多欺少,不過我還是按捺着,非必要我都不想參與小孩子的鬥爭。

我帶華德兄妹先去盪鞦韆,十分鐘後,華德就想自己去滑梯那邊玩了,我雖不放心,但仍讓他自己去玩,在護着妹妹的同時也監察着那兩個男孩子舉動。怎料那二人還是趁機用膠鏟子打了華德一下,三歲多的華德受到比他高和強壯的男孩子欺負就立即大哭起來,我也從遠處叫停他們,他們的母親聞聲後就快速走來教訓兩個「黑警」,並要他們去道歉,然後叫他們在另一邊玩耍後事件才告平息。唉,華德兩兄妹真是難兄難妹,都成為了被欺負的對象了。下次華德媽再為大家帶來在德國的育兒趣事。

作者簡介:年輕媽媽,在德國經歷了懷孕、生產、坐月、育兒等種種經驗,日常最愛寫下兒女的一切,好讓將來能夠好好回味

文﹕華德媽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5期]

相關字詞﹕人名人kol 華德媽 華德物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