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立
下一篇
上一篇

鄭立:想投「變化」一票的選民

【明報文章】我有一位年輕朋友,談論香港經濟時,直接地說他並不在意香港經濟好不好,因為香港經濟不好的時候,他固然難找工作,收入會減少;但香港經濟好的話,他卻也很確定自己的收入不會因此增加,反而租金和樓價會上升,他的生活變得更困苦。這樣的話,經濟好對他又有何意義?因為經濟好或不好,他都預期自己處境會惡化。經濟好壞的分別,只是以不同形式惡化。

一個人不滿現况,他自然會想改變它,而不是維持現狀。年輕人不滿社會的現狀,也是想改變它。可是香港的選舉的兩大陣營,卻很有趣地,雙方主張的東西都是相同的,就是「守護現狀」。

建制派就不用說了,可是民主派提出的,對年輕人而言,又有什麼不一樣?「守護關鍵一席」也好,「守護平凡的幸福」也好,「守護」香港的什麼也好,所謂「守護」就是維持現狀。先不論其真偽,它都有「守護不了就會惡化」的意思。可是就算守護成功,就只是停留原地,沒有任何事情會改善。

不變的話,就是死路一條;變的話,雖然還是有很大機率變差,但還是有希望。所以,這些年輕人投票並不是「投給支持的人」或「投給反對的人的敵人」,而是投給「對現况最有衝擊的選項」。

每人的環境不一樣。如你有物業、在社會受人尊重、有安穩收入與家庭,你害怕現况改變會變更差,是可以理解。但如你是一個住在只有一個牀位的劏房、工作收入低而且朝不保夕、排隊公屋上樓無期,在社會上還要被貶為「廢青」,在街上走也常被當罪犯看待的年輕人,維持現狀、守護香港現狀,又何來吸引之處?

他們可能曾支持「進步民主派」,但不見得支持新左翼思想;他們在2012年可能會支持梁振英當選,不是因為喜歡他,而只是因為排斥唐英年所代表的保守;在2016年立法會補選會支持梁天琦、會支持旺角事件的抗爭者,因為覺得他們在衝擊現狀。他們討厭的並不是建制派,而是現狀。在民主派眼中,看到的是親政府與否,即建制與否;但在不少年輕人眼中,建制派與民主派都是站在不變的一方。

可能大家會以為,有些人或者說法,能夠一呼百應地把這些票全部團結起來。比方說,覺得梁天琦可以做到,想他將過去曾支持他的年輕人全部團結起來去投票。我預期,也應該真的有不少人正等着某天梁天琦出獄後,會要求他做這樣的事情。

不過,那些人終究會失望的。不論是誰,給他們許下的希望如果只是「不變」,只要他們看穿了這個目標,他們就算肯來一次,也不會再來第二次。

對求變者而言 打破悶局就是目標

有些人看到這些不少願意佔領旺角、願意冒坐幾年監風險的人,受到鎮壓,支持的參選人/候選人被DQ(取消資格),最後自絕於議席,覺得他們是「失敗」。這其實是相反——對於他們而言,哪怕環境變得更惡劣,始終是「改變」。對於追求改變的人而言,變好變壞,皆比「不變」好。所以對他們而言,這幾年無論受多少壓迫,可能受傷,卻不會認為是失敗,因為打破過去的悶局就是他們的目標。

再怎樣罵他們、責備他們,說他們沒責任感、冷漠、不夠堅持、不負公民責任之類,這些對他們而言,都只是反映說的人不想理解他們而已。他們可是很清醒地知道想改變,也很清醒地知道誰人不想改變。你想叫一堆想改變的人支持你維持現狀,將會是難以成功的。

作者是專欄作家

[鄭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