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何偉業
下一篇
上一篇

何偉業:卡舒吉遇害案 觸發沙特內外危機

【明報文章】近月有關自我流放的沙特阿拉伯異見人士、《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在沙特駐土耳其伊斯坦堡領事館遇害,事件震動世界。出席巴林會議的沙特外長朱拜爾(Adel al-Jubeir)批評西方對事件鋪天蓋地的報道,已達歇斯底里的非理性程度。事實上,媒體報道焦點大多集中美國、沙特、土耳其的三國周旋,以及西方財經和傳媒企業取消出席沙特主辦的投資論壇。其實,卡舒吉事件對沙特國內管治的挑戰和穆斯林世界未來的動態,更值得關注。

沙特陳述前後不一 或致王室管治危機

首先,卡舒吉在沙特駐土耳其伊斯坦堡領事館遇害,沙特政府從最初宣稱卡舒吉已離開領事館,否認對他往後失蹤知情,但因土耳其政府向外界公布更多證據,沙特檢察部門最終承認卡舒吉在領事館被殺,更披露事件是有預謀的行兇犯案。執筆之日,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已公開指控是沙特政府最高層直接下令謀殺卡舒吉,但強調沙特國王薩勒曼與謀殺命令無關。

儘管如此,沙特接連對卡舒吉行蹤前後不一的矛盾陳述,事件發酵令國際社會懷疑沙特王室的誠信,長遠更可能觸發沙特王室的管治危機。卡舒吉死在沙特使館的主權領土,事件屬沙特內政,有理由拒絕將涉案疑兇遣返土耳其受審,外界亦不應干預沙特的司法調查。雖說卡舒吉事件全屬內政,但沙特王室怎樣向國民交代和處理這國家危機?

長期研究沙特社會的異見分子、現駐倫敦政經學院中東研究中心的阿拉希德教授(Madawi Al-Rasheed)指出,沙特國王薩勒曼若要挽回國家聲譽和穩住國內民心,實應當機立斷罷免被懷疑是幕後主事人的王儲穆罕默德。阿拉希德指出,短時間內撤換管治階層、長遠進行憲政改革,將是沙特迫在眉睫的議程。原因是一旦王室管治權威被挑戰,權力移交失敗,或將引致沙特甚至阿拉伯半島出現管治真空,對地區和世界帶來非常嚴重的後果,將比1970年代石油危機更堪虞。

雖然阿拉希德提出的屬假設性的臆測猜想,但卡舒吉事件未來會否引發沙特王室內部的權力鬥爭、王室能否處理沙特國內日益嚴重的矛盾,不單涉及沙特社會的管治問題,更是對整個阿拉伯半島穩定有深遠的影響。

第二,卡舒吉事件將長遠觸發穆斯林世界內部對沙特領導角色的認受性問題。雖然卡舒吉事件被傳媒報道追擊,沙特的阿拉伯遜尼派盟友巴林、阿聯酋、埃及、約旦、黎巴嫩、吉布提、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等,均迅速發表官方聲明維護沙特國王薩勒曼向外宣布徹查事件的決定,促請國際社群耐心等候沙特調查結果和停止抹黑沙特王室,但沙特傳統盟友義無反顧的支持,能否長久維持?

支持沙特的媒體也指摘伊朗、土耳其、卡塔爾、穆斯林兄弟會的地區敵對勢力,也要為沙特被攻擊負上責任。伊朗總統魯哈尼就表示,如果沒有美國默許,卡舒吉遇害是不可能發生的。卡塔爾支持的媒體「半島電視」的網站,更出現署名文章質疑事件再次證明沙特王室政權不代表伊斯蘭精神。

值得注意的是,亞洲穆斯林為主的國家就沙特處理卡舒吉事件態度表現審慎。當中馬來西亞就刻意與沙特王室保持距離,對阿拉伯式的處事相當有保留,馬哈蒂爾評論卡舒吉被殺事件是不能接受和極端殘酷,縱使是不喜歡的異見分子,也不應將他們殺死。印尼總統佐科則呼籲,沙特應對卡舒吉被害有透明和徹底的調查交代。著名前板球明星,搖身一變成為巴基斯坦總理的伊姆蘭汗(Imran Khan)公開表明雖關注卡舒吉事件,但面對巨大國債問題,無法拒絕沙特王儲穆罕默德的邀請,出席廣被杯葛的沙特投資論壇而換得沙特60億美元財政援助。

國內異見不絕、改革舉步維艱,國外教派衝突、盟友忠誠長遠成疑,但卡舒吉事件可能只是沙特王室面對的問題的冰山一角。

國際關注也門人道災難 打擊沙特形象

首先,美國總統特朗普坦言為保障國內就業職位,將繼續向沙特出售武器,但卡舒吉事件已觸發世界轉移關注沙特領頭的10國聯軍從2015年開始攻打也門造成的生靈塗炭,英美政府現呼籲各方在30日內停火和在瑞典舉行和談。但對比下,卡舒吉在沙特領館被殺的報道鋪天蓋地,沙特聯軍對也門造成的傷害只得到少許關注。事實上過去20年,只有2011年索馬里和2017年南蘇丹出現大規模饑荒,但戰禍令也門承受當今世界最嚴重的人道災難。據聯合國和其他非政府組織的最新統計報告,也門全國一半人口,總計1400萬人面對饑荒;因衛生環境惡劣,全國總計有超過100萬人患上霍亂;兒童每天平均承受沙特聯軍14次空襲威脅,每天有130名5歲以下兒童因飢餓和疾病死亡。國際社會關注沙特對也門造成的災難,將進一步打擊沙特的國際形象。

引發沙特穆斯林領導地位爭論

另外,除了要向沙特國民問責和處理國外的也門戰爭,卡舒吉事件和也門戰爭亦引發沙特領導穆斯林世界的認受性爭論。有報道指卡舒吉事件影響未來前往沙特朝聖者的信心,原因是沙特國王亦是作為伊斯蘭宗教聖地麥加和麥地那「兩聖清真寺的守護者」。雖然國際政治理應與宗教實踐分開,但事件無疑影響部分穆斯林朝聖者對沙特王室的觀感,挑戰沙特領導穆斯林世界的言論也開始在媒體浮現,例如在卡舒吉事件後,土耳其媒體報道總統埃爾多安宣稱土耳其擁有的文化資本、優越的地理位置、悠久的伊斯蘭傳承和對多元信仰的包容,以示土國是全球唯一可領導穆斯林世界的國家。

所以,未來沙特王室怎樣處理卡舒吉事件,將直接影響其國內管治和在穆斯林世界的領導位置。

延伸閱讀:Fred Halliday(2001), Arabia Without Sultans, London: Saqi.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沙特王室領導的認受性問題」)

作者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何偉業]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