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劃時代進口博覽會 改變國際國內格局

【明報社評】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5日揭幕,這是一場全球首次最大規模的進口博覽會,不但有商品與服務產品的交易,也有參展國家的投資環境博覽,而且由於有多國元首出席,而成為中國另一場主場外交的盛會。主辦這次博覽會起意於去年5月,所以並非應對貿易戰的措施,而是對外展示中國進一步改革開放形象的戰略,將會改變世界貿易格局。這次博覽會選址上海,是否意味着今後中國經濟發展的重心轉移,也值得探討。

今年是中國改革開放40周年,如何推進深化改革開放,不但要有口頭上的承諾,還要看實際的行動,從全國進出口貿易總額的數字看,去年出口15.33萬億元人民幣;進口12.46萬億元,出口仍然大於進口而順差近3萬億元,但出口增長10.8%,進口增長20.9%,順差收窄了14.2%,按照這個趨勢,或許有一天會達到進出口平衡,甚至進口大於出口,中國對外宣布並非追求貿易順差賺取外匯的說法,就會成為現實。

中國在過去40年,初而依靠出口低級產品和天然資源,轉變到進口科技半製成品進行裝配加工,再出口大型科技產品,逐步轉型。出口積累了對外貿易的經驗,從中改善產品質量以及改進了管理的水平,同時也為國家賺取外匯資本,成為世界第一大外匯儲備國,國家、企業和老百姓都有餘錢,造就了市場的快速擴大,而今中國市場已經到了「大到不能倒」(too big to fail)的地步,是時候由過去單純的「賣賣賣」,轉變到在出口的同時,也要「買買買」,進口博覽會的出現,由此應運而生。

「走出去」變「引進來」

彰顯實力須有大國風範

中國市場不容忽視,這次參展的國家與企業數量達到空前規模,3600多個企業來上海,賣消費品諸如汽車和高檔健康產品的有之;賣大型機牀和高端裝備的有之;也有推銷服務,諸如會計公司的數碼化管理系統,以及航空公司的貴賓休息室;更有來「湊熱鬧」的,諸如國際米蘭足球隊。這些參展企業是否能夠取得短期的購買訂單,或者推銷產品質量形象謀取長期合作計劃,有待博覽會結束以後「埋單計數」,中國為準備這次超級博覽會,組織了大量買家到場,省市為單位的採購團39個,央企及屬下公司1400家單位有1.7萬人報名參加。

中國要增加進口的信號愈來愈強烈,也有逐年遞增的市場數據支持,這種市場力量成為國力的資本,國家領導人出訪主要大國,都會攜帶大型採購團助威,而今以主辦進口博覽會的形式,將採購團「走出去」改變為把銷售團「引進來」,同時利用這個外交本錢邀請外國元首前來助興,成為今年主場外交的另一傑作。這次來華參加進口博覽會的國際領導人不算多,只有8個國家的元首和10個國家的總理,原因可能跟首次有關,同時也有美國因素作梗,在特朗普「突然」與習近平通電話商議本月底會晤之前,美國高調抵制進口博覽會,影響到G7的國家無一到場,連韓國也臨時降低參加官員的級別。

選址上海盛况空前

粵港澳勿妒忌要振作

利用「買方市場」作為外交活動,跟改革開放40周年有關,中國利用進口博覽會的「盛會」來宣示自由貿易和多邊貿易體制的主張,是適逢其會,然而,同時一定會給人一種財大氣粗的印象。有實力要顯示並且加以利用無可厚非,但必須避免腰纏萬貫就了不起,甚至沾沾自喜而令人難堪的氣焰。中國的遊客到國外購買商品,屢屢表現出「身無長物只有錢」的囂張嘴臉,個人的行為有待長期的文明素養積累而改變,但作為國家,必須要有泱泱大國的風範,要做到老子有錢但也尊重人家的尊嚴,主場的博覽會應該在這方面有所體現。

這次博覽會本身或者主場外交將會取得什麼成績,有待觀之。主辦單位已經宣布第二屆進口博覽會的參展情况。舉辦進口博覽會將會成為新常態,引人注意的是進口博覽會選址上海。

中國出口商品交易會1957年在廣州首次舉行,至今已經有半個多世紀,廣交會當年的盛况,香港商人歷歷在目,但隨着中國依賴出口的時代逐步轉型,也毋須依賴唯一的「南大門」,各省市各自有出口渠道,同時貿易的形式轉向網上交易,毋須供需見面場所,當年廣交會期間酒店可以坐地起價3倍,直通車一票難求,已成絕響。而今進口博覽會在上海舉行,盛况空前,廣東以至香港需要對此加以檢討。

國家選擇上海作為進口博覽會的城市,跟長江三角洲的市場龐大有關,但是否意味着國家將今後的經濟發展重心轉向華東,耐人尋味。粵港澳大灣區剛剛起步,廣東與香港在哪些領域可以當龍頭還在絮絮不休,三地必須及時探究上海之所以成為長三角龍頭,天時地利人和的種種因素都是什麼,將粵港之間的矛盾因素消弭,將有利因素積極運用,不能嫉妒人家的輝煌而喪氣,要有大踏步向前邁進的勇氣和信心,把大灣區經濟協調發展、共同繁榮作為目標。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