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問世間,是否此山最高

【明報專訊】金庸辭世,牽起的集體離愁特別有溫度。誰個少年沒讀金庸的武俠小說,沒看過幾部改編劇,沒打過相關題旨的遊戲機,沒在班房借意胡鬧過?甚至引出了擬仿歷史評論著作,真正稱得上,膾炙人口。

吳靄儀給《明報》「星期日生活」獨家寫了悼文——〈金庸.查良鏞 1924-2018〉。很多人都知道她是個「金迷」,但由於與明報有淵源,她又比很多人清楚,作為報人和政治人物的查良鏞;她不認同查良鏞是一時「親共」一時「反共」,反而見出其一貫的意志,就是反民主。所以,說查良鏞努力為香港爭取普選是「完全錯誤」的。

與大多數人不同,安徒是認識查良鏞先於金庸的,也比較記得當年火燒明報前後發生的事。他認為,查良鏞寫政論的影響力實在不比武俠小說低,其所建構的論述,到今日仍是建制中人倚仗的一座大山。

話說回頭,江湖不止一個,《水滸傳》有一個,《笑傲江湖》是另一個,作為「金迷」的你,說得出什麼異同?推介一讀鄧正健。還有黃碧雲,她把金庸都讀完,但不喜歡……又,可不可以,說不喜歡?

文//黎佩芬

封面// 李香蘭

美術// SIUKI

編輯//蔡曉彤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相關字詞﹕金庸逝世 金庸 查良鏞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