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經濟形勢左右選情 美國制華大局難變

【明報社評】美國時間周二就是中期選舉的投票日,共和黨能否保住參眾兩院控制權備受關注。過去一周,總統特朗普接連發功,一邊為中美貿易戰降溫催谷股市,一邊大打反移民牌,挾民粹主義催谷票源,策略成功與否,還須拭目以待。倘若民主黨重奪眾議院控制權,有可能利用通俄門等風波,啟動彈劾總統程序,特朗普難免受到較多掣肘。今次中期選舉,民主黨主打「反特朗普」牌,但在多項政策議題設置方面,並未對共和黨及特朗普構成太大的挑戰。不過,遏阻中國崛起是兩黨共識,無論兩黨在參眾兩院的議席如何消長,特朗普對外政策相信不會有太大影響。

特朗普設置議題

民主黨左右為難

今次中期選舉,某程度已成為一次對特朗普的信任公投。民調顯示民主黨領先,惟2016年大選說明,民調結果不能盡信。由於特朗普施政極富爭議,今次美國中期選舉的投票率有可能打破前兩屆只有三至四成的紀錄,7月民主黨初選時投票率就較2014年同期大增了84%。不過,民主黨在選戰中的訴求,除了醫保、通俄門等社會和政治議題外,在應對特朗普挑起的移民等議題方面,都顯得有點進退失據。民主黨的左右為難很大程度是因為民意的分裂,當特朗普自稱「民族主義者」(nationalist),把反對者歸類為「全球主義者」,指摘他們「不那麼關心我們的國家」時,民主黨就很怕被當成是「全球主義者」。

其實在民主黨奧巴馬總統任內,美國驅逐的非法移民超過200萬,多過之前歷任總統。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已見證反全球化情緒瀰漫全美,無論是共和黨的特朗普,還是民主黨的桑德斯(Bernie Sanders),競選時都表態反對跨太平洋合作伙伴協議(TPP),就連精英色彩濃厚的希拉里,也表示有所保留。可見特朗普對民主黨的指摘並非事實,只是迎合其選民的想像。

美國選民往往指摘兩黨是半斤八両,投誰都一樣。這一點正正點出了民主黨人在中期選舉中的尷尬:既不願做「全球主義」的替罪羊,又拿不出一套真正與特朗普不同的替代方案。像前總統參選人桑德斯和今年初選崛起的28歲眾議院候選人科特茲(Alexandria Ocasio-Cortez)等進步派人物,雖可以滿足選民對不同類型候選人的渴望,在民主黨內卻鳳毛麟角,很難在兩年後的總統選舉中威脅特朗普。

值得注意的是,中期選舉競選期間,民主黨一直未有批判特朗普的貿易保護主義政策。上周特朗普對於中美貿易戰的態度急轉直下,更多地是由於國內外經濟形勢的壓力。上月美國股債雙雙急挫、人民幣逼近破7,加上英國脫歐談判受阻、意大利預算案危機、德國默克爾時代步向終結等,都成為未來一年全球經濟風險的新引爆點。特朗普將股市表現和失業率視為治國成績指標,美國經濟的走勢、股市的波動,對白宮政策壓力更為直接。

美國金融市場大幅波動,突顯投資者不安情緒,一方面與美聯儲加息、美股估值過高等基本面因素有關,一方面也受到貿易戰不確定的影響。有統計顯示,目前美國八成的玩具、五成以上的鞋類、紡織產品均來自中國,倘若美國真的對全部中國商品加稅,勢將損害消費者利益。通脹的上升,勢令聯儲局繼續加息,這是特朗普不願看到的。隨着稅改效應明年消失,貿易戰負面影響顯現,美國經濟將會承受相當壓力。

民主黨倘控制眾議院

特朗普或陷彈劾危機

中期選舉之後,謀求連任將成為特朗普的主要任務,避免經濟下滑對他至關重要。貿易戰對中美經濟均帶來了不利影響,在雙方互有所需的情况下,本月G20峰會的習特會,已成為貿易戰降溫、中美避免全面攤牌的避風港,即使不能終結貿易戰,達成和解,但至少拖延其進一步升級,達成休戰協議,重啟談判,都是有可能的。當然,貿易戰緩和,不代表中美角力就此告一段落,遏制中國崛起始終是美國政界的共識。

倘若民主黨重奪眾議院控制權,未來兩年民主黨有可能利用通俄門等風波,在國會啟動彈劾總統程序。根據美國法律,彈劾案須由眾議院以簡單多數通過,若參議院超過三分之二議員通過彈劾,總統就要下台。民主黨能在參院取得三分之二優勢,機會微乎其微,可是如果能夠重奪眾院過半議席,就極有機會在眾院通過彈劾議案。特朗普面臨彈劾,有可能出現兩個發展方向,一是忙於應付國會,將複雜內政外交問題暫擱一旁;一是採取冒進路線,強硬對外,轉移視線,一如當年克林頓面對彈劾危機,發射導彈轟擊蘇丹恐怖分子一樣。今次中期選舉結果對未來兩年特朗普施政有何影響,還須拭目以待,密切留意。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