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下一篇
上一篇

香港電影,重新出發吧! 「學界奧斯卡」連繫世界

【明報專訊】香港電影——四個大字曾是金漆招牌。近年,它跟諸君一樣經歷時代洗禮,恍似褪色。本港電影木人巷之一浸大傳理學院電影學院舉辦首屆「全球大學電影獎」(GUFA),被稱為「學界奧斯卡」。電影獎只以約九個月時間籌組,共獲得逾一千八百份來自美國、德國、丹麥、墨西哥、印度、阿富汗等地的作品,甚至連朝鮮亦有一份作品呈交。院方將於下星期三至五免費放映入圍作品,以及宣布得獎名單。總監文潔華坦言面對大陸市場衝擊,本地人才須自強,專注說好自己故事。背負教育與傳承,她緊握拳頭說:「現在就是要救亡啊。」

獅子山下,除了港台,還有浸大傳理學院電影學院,或亦可稱為「老牌」。上世紀七十年代,前傳理學系開設香港首個電影和錄像課程,直至九十年代初,電影電視系正式成立。去年,電影學院舉辦第十四屆「全球華語大學生影視獎」之後,決定衝出國際。院方赴英國、法國、韓國、泰國、印度、伊朗等到訪當地電影學院,親身「徵片」。學院總監文潔華說大學電影節多數限於泛區域,今次望提高本地學生交流層面,連繫世界電影氣候:「聽過個說法是,這個世界每一分鐘都有電影節在舉行。例如美國Sundance公開組有不少業內人士參與,年輕人或會卻步。因此,我們目標群清晰。」

逾1800影片參加 下周播入圍作

比賽門檻寬鬆,參加者只要為本年度大學生或畢業未超過一年,不論本科是否電視電影,均可呈交短片作品。比賽共收到一千八百四十一份作品,分為劇情片、華語劇情片、紀錄片、動畫、實驗片五個範疇。經遴選後三十強已誕生,將於下周放映及公布十一個獎項,評審包括意大利知名製片人Marco Müller,以及香港電影導演杜琪峯和譚家明等。文潔華指今次比一貫本地電影節有多些「稀客」參與,希望學生可以從不同地域,感受一樣的人文關懷。

說起作品故事內容,文潔華更眉飛色舞,舉例指一部烏茲別克斯坦作品,講述一名孤獨老人終日挖出沙中蚯蚓度日:「他住的地方,沙多過人。日日挖到蚯蚓,可換來少少金錢,原來他是去買個耳筒,爬上山聽他自己喜歡的音樂。在好浩瀚的環境,他回到內心世界。」她擺擺雙手示意沙丘,繼續說:「這種沉澱感一定跟香港的不同。就是大地給予一個人,什麼才是最重要的事呢?導演因而選什麼題材,我想沒有一部片不受地域文化影響吧。」

學生作品別具性格

院方指出比賽共有四十多名本地院校學生參加,當中約四人為學士大專級別,其餘修讀碩士課程;另共有八人打入三十強。文潔華說大學作品清新,反映創作者個性:「馬田史高西斯、李安都是學院出身,他們之後作品完全不同,但從學生時期作品找到一份性格。就是你未有許多利害關係時,如出來拍東西有個投資者,叫你『不要這樣,不要那樣』,學生時期作品完全是你的。」畢業作品不少膽大心細,創意度不遜市面製作,例如《點五步》導演陳志發畢業作品《感覺更好》,故事圍繞太空人升空及政府控制,老戲骨谷峰、雪妮有份演出。

今次長長名單裏,《若蟲知了》乃出自城大創意媒體學院畢業生杜震謙。作品故事講述班上同學嘲笑祉翔行為怪異。他與正光、子瑜同組做通識功課,因為祉翔捉來一隻蟲子嚇怕正光,從此被視為眼中釘。正光受家庭問題困擾,漸漸從欺凌過程得到優越感,但喜歡他的子瑜同時被其他女同學欺負。杜震謙坦言,自己曾經在中學時期排斥一個好像祉翔的同學,本來心中感到鬧着玩,偶爾聊起天,才了解對方成長背景。他心中一直藏着此份糾紛,決定於畢業作品呈現出來:「蟲子生命好短,牠依然很努力地鳴叫,有時聽來可能都幾煩。我覺得青春正正是如此躁動不安。而畢業作品就好像為青春寫一個句號,對自己有個交代。」影片特意採用高曝光度,美指刻意選用紅色校服、壁報板、物品,營造夢幻效果。另外,《李理的白日夢》講述男孩跟隨母親從大陸農村到城裏生活;June Lily則為動畫作品,涉及性侵內容,全片不發一言卻令人痛心。

「去到泰國一些大學,他們都覺得『香港電影』好有江湖地位。」電影學院副總監文樹森跳至更闊大視野。「香港電影」四個字,欲言又止,席上均明白有種關乎年代的指向。二人認為,由邵氏至新藝城等黃金時期將電影高度市場化,然而面對內地資本衝擊,不應再被同一種枷鎖困死。文潔華說大陸某些大作重金製作科技特效,旨在炫目,亦有一些藝文創作,兩者均被其龐大市場吸納:「內地發展旺盛,跨國資金厲害,舉例你西方拍套Jaws,他們可以拍部The Meg,後者條鯊魚更大,更嚇怕你啊。他們票房人口高,香港如何相比呢。」

「洗牌重來的黃金階段」

「香港電影由市場化,漸漸調至理念化,一個電影人有什麼想說。」文樹森補充。合拍片當道,程序先經大陸電影局審批才能發出拍攝許可證,內容往往需有一定程度調整,而犧牲創作及言論自由。文潔華因而留意到本地新進影人只好投向中小資本製作,專心表達自己所想。她說:「現在香港年輕人是想拍他們想說的東西,那很珍貴。如果有資源,多些條件當然好。我認為是一個洗牌重來的黃金階段,容不着說悲觀或樂觀,最重要是學生找尋到合適的道路。」

「對,逼了他們(本地電影人)走此條路更好,不如想想如何令故事更豐盛,而有立場。」文樹森說。《施政報告》建議為「電影發展基金」一次過注資十億元,將「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獲獎隊伍由每年三隊增至六隊;擴大「電影發展基金」資助範圍。然而未見修改電影發展基金「商業上可行」等門檻,業界憂慮不少片種或題材仍不能獲批,文潔華認為資助制度不改,難以吸引新影人。政府另提及加強宣傳「香港電影」品牌,磋商放寬合拍片及港產片進入內地市場,未知可否寬得過《十年》。招牌不止豪金色,霓虹彩色亦絢麗,文樹森一語中的:「香港電影,重新出發吧!」

◆GUFA入圍作品放映及大師班

日期:11月7至9日

地點:郭鍾寶芬女士康體文娛中心、教學及行政大樓、顧明均展覽廳

查詢:af.hkbu.edu.hk/gusff

文:劉彤茵

編輯:蔡曉彤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相關字詞﹕杜震謙 若蟲知了 浸大 文潔華 全球大學電影獎 香港電影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