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譚新強 中環新譚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譚新強:慶幸金庸沒有獲得 諾貝爾文學獎

【明報專訊】周二中國文壇泰斗,金庸(查良鏞)先生94歲高齡離世,全球華人惋惜哀悼。他的賢婿是我家庭醫生,我只見過金庸先生一兩次面,他非常慷慨為我大舅的一套《倚天屠龍記》簽了名,還寫下一個問題:他的所有小說中,誰的武功最高強?引來全家人一輪激烈辯論,有的說精通降龍十八掌的郭靖,有的說混合太極、乾坤大挪移加九陽神功的張無忌,自命金庸小說專家的就認為華山派令狐沖的師父風清揚(馬雲外號)的武功更高,九陰真經的作者黃裳都有支持者。反正沒有真正答案,但全家人就樂了好幾天。非常感謝金庸先生!

我以在他創辦的《明報》內寫專欄為榮。去年底更曾寫過兩篇有關金庸先生的文章,第一篇訴說我自己認識他的四個階段,較為個人和感性,第二篇則大膽討論金庸的文壇地位,和探討能否和應否(兩個不同問題)獲得諾貝爾獎等問題。我個人當然認為他絕對值得獲獎,但當時已知道機會極微,因為諾貝爾文學委員會歧視人民通俗民學,更因文化和語言障礙而不懂欣賞非西方文學。金庸筆下的武俠世界,在這些評委的眼裏,定必比火星怪物更難理解。除此,當時我已指出,時間就是他獲獎的最大敵人,因為諾貝爾獎的規定是得獎者必須在世,並非一個紀念獎。當然金庸先生在中國以至全球文學界地位超然,受到無數讀者愛戴,根本不需要這些虛銜。尤其看到今年諾貝爾文學獎的#MeToo醜聞,某程度上簡直有點慶幸他最後沒有獲獎。

倘中國人獲經濟學獎 更具意義

文學本來就相當主觀,所以金庸或其他中國文學家能否獲獎,我認為並不太重要。大部分人當然認為如中國人能多獲諾貝爾的科學獎:物理、化學和醫學,比文學獎更重要,我也贊同。我曾指出過中國只拿過一次科學諾獎,就是屠呦呦教授在2015年因研製抗瘧藥青蒿素方面的貢獻而獲醫學獎。當時編輯以為我寫錯,就好心幫我改為第一次諾貝爾醫學獎,可能他誤以為楊振寧、李政道、崔琦,和也不幸剛去世不久的高錕教授等,都是中國籍人士。但抱歉,得獎時,他們都是外國國籍人士,大部分為美籍,所以只算是華人。更重要的是,他們主要受教育和做科研的地方都是在海外,並非中國。所以屠呦呦教授真的很了不起,歷盡艱辛,一直都留在內地受教育和做研究。但我認為,雖然基本科研固然重要,中國確需在這方面加把勁,希望在量子物理學、宇宙學、高溫超導、癌病研究等領域取得突破,造福人類,亦有助叫不停誣告中國人只懂抄襲、盜用知識產權的人閉嘴!但科研也非唯一要做的重要事情。

我最近有個想法,如有中國人能獲諾貝爾經濟學獎,意義比科學獎更大,難度可能更高,距離更遠。過去40年,中國本身的經濟發展已可算是有史以來最大和最重要的經濟奇蹟,如有學者能把它的成功原因和理論基礎梳理好,解釋清楚,其實已值得獲獎。另外,明顯繼續只靠摸着石頭過河的發展階段已逐漸過去,未來更需要中國的經濟學家來發展出一套適用於未來中國以至全球發展的模式和理論。可能需要混合市場和計劃經濟理論,亦需要深入探討科技發展和氣候變化等重要元素,對可持續發展的影響。

說回諾貝爾文學獎醜聞,源出18位委員的其中一位,Katarina Frostenson的法籍丈夫Jean-Claude Arnault,被指控曾性侵18位女士,包括強姦,但太太仍支持他,沒有離婚。除此,亦懷疑他曾7次泄漏諾貝爾文學獎得獎者的名字給非法之徒,原來連諾獎都有很多人賭外圍的!

停頒一年 對文學界不公

醜聞在去年11月披露,但Frostenson和Arnault一直否認指控,Frostenson初時亦不肯辭職,拖到今年4月才被迫辭去委員職務。但到了那時,有6位其他委員已經辭職。最後竟然弄到委員人數不夠最低要求,結果今年的文學獎都無法評審,暫停頒發一年,希望明年找夠人數,打算同時頒兩個獎,簡直是個天大笑話。停頒一年亦對整個文學界非常不公平,因為確實不少有資格獲獎的文學家,年紀都不小,要他們多等一年,可能就因此而錯過了機會。為了「補鑊」,瑞典另一班文學界人士倉卒成立了一個新的New Academy文學獎,頒了給81歲的危地馬拉女小說家Maryse Conde,聊勝於無,但分量當然跟醜聞發生前的諾貝爾獎無法比較。諾貝爾文學委員會也承認,面對「reduced public confidence」(公信力下跌),所以就算明年重新頒獎,仍難修復這次嚴重傷害。

重新頒獎亦難重振聲譽

本以為瑞典是一個自由民主、性別平等、性愛開放的前衛社會。我有位印度好朋友,很久以前有個瑞典女朋友。他告訴我曾到瑞典探訪女朋友,住在她父母家中,全家人都非常熱情招待他。但他們都崇尚天體,在家中煮晚餐和聊天時都喜歡一絲不掛,令他非常尷尬,且要求他冲涼時不要把門鎖上,方便他們出入拿東西!後來他的女朋友又去了印度探訪他,印度屬熱帶地區,經常陽光充沛,所以他的女友就躺在他家的露台進行天體日光浴。印度人應該少見金髮美女,更何况是裸着體曬太陽的,結果引來整條村的人去圍觀,最後男友要叫她返回屋內。

獲獎國籍懸殊 疑黑箱作業

事實是,雖然瑞典是表面開放,但跟所有社會一樣,都有它的陰暗面,一樣有性侵、有#MeToo運動的抬頭,亦一樣有小圈子護短。我去年的文章已指出過諾貝爾文學委員會黑箱作業,本就充滿不平等和歧視。最明顯的證據就是北歐(包括瑞典),人口稀疏,但竟然一共得過16次文學獎;對比人口大國如中國和印度,都只各得過一次,強如美國都只有11位。

在這次#MeToo事件上,瑞典的諾貝爾文學委員會的處理手法比美國荷里活更差。在荷里活,多名著名演員、導演和製片人都已遭杯葛、調查、控告和甚至入罪,名單與日俱增,不再有絲毫隱暪,捲入漩渦的包括已入罪的Bill Cosby、正開始審訊的Harvey Weinstein和已幾乎變成永不錄用的Kevin Spacey等。

今年的奧斯卡,沒有如諾貝爾文學委員會,扮作縮頭烏龜,取消頒獎。在頒獎典禮上,反而多名獲獎者和頒獎嘉賓都主動表示支持#MeToo運動,提醒大家注意性別平等,尤其提升女權的重要性。

諾獎委員會處理性侵比荷里活差

金庸筆下當然寫過眾多令人印象深刻的風流人物,有的用情專一如楊過,有把心不定的張無忌,更當然有多多益善的韋小寶。金庸本人亦曾經歷三段婚姻,據說亦曾傾慕一些大美人明星。多年前有記者曾要求他評論某大明星的「風流與下流」分別論,他的答案是「風流是用情多,不發生性關係。下流就是無情,只有性關係」。他是個舊派人,觀點當然較保守,現代人對這個區別可能較模糊。不過無論如何,任何關係都必須是兩情相悅,不可有絲毫勉強,對性侵是零容忍。

Arnault在瑞典受審,最後只有一位女受害者有足夠證據控告他兩項強姦罪,審判過程閉門保密(為何?)。最後Arnault被判有罪,但竟獲輕判最低刑罰的兩年監禁,殊不公道。金庸筆下,對犯性侵的反派人物的處分遠比兩年判刑嚴重得多。從迷戀到後來迷姦了小龍女的尹志平,最後必須以死來懺悔。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