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垃圾徵費配套須周全 豈能船到橋頭自然直

【明報社評】都市固體廢物徵費建議拖拉14年,政府終宣布本月向立法會提交條例草案,最快2020年底落實。垃圾徵費用者自付空談多年,堪稱議而不決經典例子,高官究竟是「做官」還是「做事」,市民滿腹狐疑,今次政府正式提出草案,也不見得有充分準備,源頭減廢配套安排不清不楚,落實徵費後如何執法亦有疑問,「船到橋頭自然直」的辦事態度,無法取信於民。垃圾徵費有政治成本,政黨政客最關心的是選票,草案能否通過充滿變數,就連政府官員也不敢樂觀,所謂「2020年落實」根本全無保證,政府落實徵費的決心令人懷疑。

政府官員拖拉苟且

減廢徵費一拖再拖

本港產生廢物量持續增加,與人均每日棄置量1公斤的政府減廢目標愈來愈遠。根據政府最新的廢物統計報告,市民人均棄置垃圾量升見23年新高,每人每日平均棄置1.41公斤垃圾,2016年棄置在堆填區的都市固體廢物高達379萬公噸,為歷來最高。報告還顯示,2016年都市固體廢物回收率按年下跌1個百分點,只有34%,是17年來最低,反映港人回收意識有待加強。隨着內地進一步收緊廢料入口標準,香港若不加緊源頭減廢、按照用者自付原則推行垃圾徵費,「垃圾圍城」迫爆堆填區,實非危言聳聽。

放眼鄰近地區,韓國和新加坡早於上世紀90年代實施垃圾徵費,台灣亦於2000年引入相關措施,執行多年卓有成效,反觀香港蹉跎歲月,公眾有理由詰問政府,為何台灣能香港不能。早在2004年,特區政府已提出透過垃圾徵費,製造誘因推動市民減廢,然而諮詢復諮詢、研究復研究,政府一換再換,垃圾徵費仍然未有着落,情况難以接受,政府「只見身郁不見米熟」,市民難免懷疑當局是否有心落實措施。

垃圾徵費耽擱10多年,過去政府未將有關政策視作施政重點,無疑是原因之一,然而最大責任還是在環境局身上。環境局長黃錦星在任7年,環保團體批評他多次推遲提交條例草案。去年10月,政府提出「終極方案」,當時黃錦星表示最快2019年底推行,豈料政府拖了足足一年,才提交草案。由於市民要時間適應垃圾徵費,需要一年半左右的過渡期,意味就算草案趕及明年夏天立法會休會前通過,徵費措施最快亦要2020年底才能落實。

政府處事官僚效率低下令人遺憾,更加不堪的是官員的苟且態度。就像今年8月實施的「四電一腦」回收政策,垃圾徵費政策的最大問題,不在於徵費本身,而是配套安排。「四電一腦」回收政策配套不周,惹來不少怨言,倘若政府重蹈覆轍,垃圾徵費實施後,有可能出現非法棄置垃圾問題,影響環境衛生。官員經常強調推動源頭減廢的難處,諸如垃圾回收點不足、移風易俗並不容易,可是多年來卻不見有多少實質應對措施。即使現在政府決定提出徵費草案,官員對於減廢配套和執法安排,仍是語焉不詳。

垃圾處理影響民生

不能叫市民「博一鋪」

政府強調徵費收入將用於減廢回收工作,包括引入「逆向自動售賣機」、免費收集工商業界廚餘、設立外展隊協助全港市民減廢回收等。這些措施是否足以處理目前減廢回收瓶頸,仍屬疑問。以收集工商業界廚餘為例,政府承認要視乎發展廚餘處理回收中心的進展,如何在各區妥善收集廚餘、回收中心會否不勝負荷,看不出當局有十足把握。垃圾徵費後,當局如何在各幢大廈執法,打擊非法棄置垃圾,亦未有清晰說法。官員聲稱,根據外國經驗,垃圾徵費之初配套必然有限,難免有非法棄置問題,不過垃圾徵費措施會是「火車頭」,帶動其他配套與時並進。誠然,所有政策推行都需要時間完善,然而問題是市民不覺得政府有一套相對周全的配套安排,官員說法形同「船到橋頭自然直」,市民豈能安心。

垃圾徵費牽涉市民「荷包」,容易惹來部分人抗拒,不少政黨政客平日高談環保,可是一考慮到選票,隨時「華麗轉身」,政府減廢配套不周,正是阻撓反對的最佳口實。未來兩年先後有區議會及立法會選舉,倘若政府未能提出妥善配套安排,垃圾徵費草案可能胎死腹中,無法在立法會通過。政府官員的責任是設法落實政策,絕不能有「不通過當做了」的心態。棄置垃圾關乎市民日常生活,任何亂子都會嚴重影響民生,政府若有心落實垃圾徵費,必須盡快提出一套強而有力、清晰可行的減廢回收藍圖,不能叫全港市民齊齊「博一鋪」看看效果,再去慢慢修正。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