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4期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論盡教育:沙呂小事件看法人校董會

【明報專訊】浸信會沙田圍呂明才小學因旅行團財政處理方法鬧得沸沸揚揚,事件發生後,涉事教師仍然放病假中,法團校董會宣布成立獨立調查小組調查。成員據說包括退休法官、獨立核數師、退休校長及家長代表等,看來頗為認真;至於小組當中沒有教師代表,王師奶認為合理。校監曾家石力撐校長,並稱將澳元餘款放在學校夾萬,他與前任校監都是知情的。據傳媒報道,有消息人士透露:校董會甚少審核活動資金的管理,一來細節繁瑣,二來信任校長。

事件內情如何,外人不宜諸多揣測,且待調查小組抽絲剝繭,查出真相。想當年,政府立法要每一間學校組織法人校董會,外在理由是部分學校校政混亂(其實只是那些得一兩間學校的蚊型辦學團體),例如規定要在校董經營的書店買教科書及簿;規定學生坐校董有份投資的校車公司;甚至學校的小食部都由校內高層人士的姨媽姑姐壟斷。實際動機是削弱大辦學團體如天主教、聖公會、中華基督教會、循道衛理會等,多則擁有數百,少則三數十學校的影響力,這才是成立法人校董會的潛在目的。

校監多是外行人

法人校董會已推行十多年,教育局有否檢討改變的得失?遠的不說,就以最近的興德學校和今次的沙呂小,其實都是校董會不能發揮應有功能的事例。學校的校董會就像一間公司的董事會,校監就是董事局主席,校長就是CEO。一般以常理來說,董事局主席向董事會交代,CEO向董事局主席交代。現在問題來了,一般所謂校監多是外行人,也許他是乜乜街坊會主席,正業是雞鴨欄老闆;也許他是乜乜村村長,教育程度不高,能做校董會主席,皆因他老竇剩落大把田地,所以被選為村長;又或者他是大企業老闆,身家億萬,捐錢買名聲,做校監無非附庸風雅,生意遍佈大江南北,世界各地,哪有閒情垂注學校?順手拈來三種校監,以上情况,唔信校長信邊個?王師奶知道教育局好想培訓校監,奈何強制不得,難道真讓盲人騎瞎馬的情况持續下去?題外一筆,算是黌宮野史博讀者一笑:小婦人有一閨密,曾是鄉郊村校校長,校監是村長,村長好客,凡開校務會議必在村長大宅內商議。學校規模不大,校長連教師約十人,只有兩位男教師,其餘皆是年輕女士。其時天熱,村長上身背心,下穿短褲,戙高腳,一邊開會,一邊吹大竹筒煙斗。此情此景,女教師面紅耳赤,男教師裝作無事。此事無花無假,不過二十年往事矣。

校長不可太外騖

講完校監,講校長。真心真意,仆心仆命為教育的校長好多,但仍有少數把持不住操守的校長。CEO權傾全校,權力令人腐敗,教師的升遷,合約教師的去留,如果遇着一嚿雲的校監,佢信晒你,你的決定就是last say。如果貪婪,禁不住花花綠綠的金錢誘惑,很容易跌入陷阱中。王師奶敬重斯文,深知校長責任重大,想寄語校長們,將學校放在第一位,不可(太)外騖,辦好學校是第一要務,行有餘力(照計應所餘無幾),才好去栽培自己的浮名。

楊局長,一間學校的校董會一年不外開會三、五、七次,好難照顧周全,校監的委任似乎需要他們具備某些條件,否則醜聞肯定繼續不斷。講真話,興德和沙呂小只是冰山一小角,藏在地氈下的肯定不計其數。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wongszelai@yahoo.com.hk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4期]

相關字詞﹕校董會 沙呂小 名人kol 論盡教育 王師奶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