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4期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音樂起跑線:向「美國隊長」致敬

【明報專訊】那天要到某商業大廈和一教育機構開會,正值是放學時間,甫入電梯,全部都是小朋友,每個都沒有笑容,一些低頭看手機,一些挨着媽媽或工人姐姐,安靜的氣氛有點納悶。電梯差不多每層也停,幾乎全部都是補習、音樂中心或幼兒機構,整棟樓猶如一個教育大樓。我心想,小朋友上了整天學,馬上來到這裏,又是另一所補習工廠,那麼小朋友長大後,回頭看,自己是如何度過童年的?

年紀小小學法國號 苦了孩子

站在我前面的是一名工人姐姐,背着一個圓形的法國號,挨着她的是一個看似5歲多的小女孩,動也不動地看着地下,我不期然覺得很滑稽,因為工人姐姐背的是一個特製的法國號,比正常的樂器細小很多,而且那個圓形的樂器套印着一個又一個的圓形圖案,我在後面看好像是一個縮細版的美國隊長,當然這個圓形的「武器」是屬於小女孩的。我為這女孩心痛,因為年紀小小已經要學樂器,而且學一樣被譽為世上最難學的樂器之一(世上被譽為最難學的樂器是:法國號、雙簧管和豎琴)。

剛巧我們在同一層出電梯,小女孩很不願意地入去某音樂中心內,工人姐姐很無奈地拉她的小手,半推半就地催促女孩趕快腳步,還用廣東話說:「快啲啦!」我目送她們入內,然後去旁邊開會。

為考小學 盼靠冷門樂器突圍

一個星期後我要再去這商業中心開會,碰巧又遇上美國隊長,今次是媽媽,小女孩仍然挨着媽媽,今次身穿幼稚園的校服,更覺得她可憐。一出電梯,她馬上哭起來,說不要進去,不要吹法國號,媽媽堅持拖她入去,兩母女在門口僵持,媽媽突然大聲疾呼:「你想同我鬥?要唔要打呀?」

我剛想開口勸阻時,有個人馬上從中心走出來,我一看,原來是演藝學院的學妹,我們交換一個眼色,便分頭去安撫她們,學妹和我打過招呼後,馬上帶着女孩入內,媽媽見到老師和我打招呼,也願意和我交談。原來女兒明年要考小學,想比人走前一步,便聽人說學些冷門樂器,突圍而出。

這件樂器要一萬多,又重又難吹,實在不適合那麼細的孩子學習,我問她知道老師是幾歲開始學的?

她不耐煩答道:「不關事!老師以前不用面試,不用考小學!」我無奈地語塞,她突然說要入去一起上課,如果不是,趕不及下一堂,我奇怪說上完課已經6點了,還上什麼課?她說:「去樓下,英語班。」我不再阻撓她,只看着她的背影轉身而去,向美國隊長致敬。

作者簡介:音樂兒童基金會創辦人,從事音樂教育工作超過20年。

文﹕龐倩渝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4期]

相關字詞﹕名人kol 龐倩渝 音樂起跑線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