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國際要聞

下一篇
上一篇

國際觀察:「憤怒白人」浪潮反噬特朗普 /文:申世明

【明報專訊】美國上周發生針對總統特朗普死對頭的炸彈郵包潮,疑兇薩約克是特朗普狂熱支持者;當一些保守派網民還在質疑傳媒偽造證據,「老屈」疑兇是特朗普支持者時(例如質疑薩約克的客貨車上的貼紙「太整潔」),一名白人槍手闖入和血洗一間匹茲堡猶太會堂。事發不久,Twitter上便有網民轉發疑兇在另類右翼社交網站Gab的留言,顯示疑兇表明自己不支持特朗普,轉發似乎希望證明事件跟特朗普無關。不過事實恐怕是正好相反。美國上周的暴力潮,正好反映特朗普縱容的極右浪潮可能已瀕臨失控。

不少分析早已指出,特朗普2016年爆冷勝出總統大選,很大程度上受惠於「憤怒白人」的支持。面對經濟及社會轉型,美國傳統工業州衰敗,白人藍領失業嚴重,民主黨未能為他們請命,被特朗普的民粹主義吸引。早在2013年,美國社會學家基梅爾(Michael Kimmel)便在Angry White Men: American Masculinity at the End of an Era一書探討「憤怒白人」現象,點出白人未能適應社會轉變,將自己的苦况歸咎於精英、移民、女人、猶太人等,造成白人極右組織猖獗。基梅爾認為,白人男性的確有理由憤怒,卻找錯對象。

困局未解 感被欺騙

特朗普沒有什麼信念和意識形態可言。他過去不時侮辱移民及女人,沒有攻擊猶太人,他的女婿庫什納是猶太人,其主要金主也是猶太裔。不過特朗普包庇極右組織的言行,卻令極右白人至上主義者有恃無恐。去年弗吉尼亞州夏洛茲維爾白人至上主義者集會,左翼到場抗議,結果一名左翼示威者遭極右分子撞死。特朗普事後竟然說雙方都有「好人」,雙方都有責任,惹來輿論嘩然。猶太人正是白人至上主義者喜歡攻擊的對象,夏洛茲維爾極右組織當日高呼的一個口號是:「猶太人不會取代我們﹗」

炸彈郵包潮及猶太會堂槍擊案都顯示極右的威脅遠為嚴重,並不是自由派捕風捉影。不過目前特朗普及保守派仍然試圖以「只是一兩個瘋子」來解釋,繼續肆無忌憚煽動對自由派傳媒及民主黨的仇恨。特朗普宣稱為「被違忘的一群」請命,但當憤怒白人看不到處境有改善感到遭欺騙時,這股怒潮最終可能反噬特朗普。

申世明

相關字詞﹕極右 美國極右 特朗普 白人至上主義 憤怒白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