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健吾
上一篇

健吾:你離開 你回來

【明報文章】這篇文章,是用智能手機的口述記字功能,一字一字語音輸入出來的。

這一秒,我在台北的凱達格蘭大道。我狐疑,為什麼,我開始知道台北的政治集會或遊行,要去哪兒。

之前我在這兒看過蔡英文選總統的造勢大會。余天、「滅火器」等等的歌手樂團都會上台唱歌。而今天,就是一堆又一堆同性戀者以及各式各樣的同志支援團體,包括男同志、女同志、跨性別,各式各樣的人都走出來。我看見坐輪椅的阿嬤,還有年紀不輕的老「榮民」(編按:「榮譽國民」,簡稱「榮民」,指參與抗日戰爭或國共內戰後隨中華民國政府遷台的中國外省退伍軍人)。他們都在隊中,在一些花姿招展的肌肉男之間穿插,務求為畫面提供一點「多元」的感覺。

我的朋友都說,香港人都奇怪,gay pride嘛,是去外國的好玩,台北曼谷東京西班牙紐約倫敦,哪兒都好,總之維園就不了。同志遊行,不止是出來見見人那麼簡單。那是一種姿態、一種聲音,甚至是一個給傳媒、給網絡散播出來的口號:同志是存在的。社會還沒有給他們很平等的對待,他們也有他們的意願。他們也許可以打點自己,可以把自己照顧得不錯,但直至現在,歧視還是無處不在。台灣司法院已解釋了婚姻法例了,為什麼在11月24日大家還在喊「兩好三壞」的公投呢?而且,這次是公投法修正後第一次使用,20歲的人可以投票選議員,18歲的就可以領公投票。這些事情,其實又有幾多人在乎?而身為香港人,你還可以觀察什麼呢?

活生生的香港態度

當然,在香港,我們去gay pride,免不了會看到很多有點不順眼的事情。比方說,有些人會「藐」一些多元取向而在gay pride表達多元取向的人。有些朋友喜愛易服,有些朋友喜愛綑縛,他們在那一天,一年365天就這麼一天的一個下午,把自己這一面表達出來,是不是很有問題呢?對保守的家庭組織(以至一些總是說同志令他們不會教孩子的笨蛋家長)而言,這些人當然是不務正業的傢伙。但後來我發現,不少同志社群都會歧視一些同志社群內不是「健康陽光同志」或「中產同志」的族群。如果你是HIV(人類免疫力缺乏病毒)感染者,你是易服癖,甚至是……你住公屋,都會得到那些人的「眼神」——你不要站在我那邊,我跟你是不同的,我這種「基」是上健身房、身材美好、胸腹肌齊備的「優質基」;你呢?就是有病的、窮的、可憐的、沒用的、社會看不起……「窮酸基」。

出身不同、基因不同、樣貌不同,你受的對待都不同。這不是歧視,只是活生生的香港態度。香港就是這樣子的了。好幾個上層社會的朋友都對我說:「香港不會歧視你是同志,只會歧視你窮。只要你夠有錢,你看看×××和×××(城中有名的power couple,恕我姑隱其名了),在香港有誰敢得罪他們?更不要說歧視了吧?」

口說為你打點 卻為自己臉上貼金

看着台灣遊行的照片在社交網絡「洗版」,有香港朋友就幽幽地問,下月的香港同志遊行,又會有人盡力嗎?哪個叫人「弘揚歧視法」?我不知道。有幾多人心灰了,寧願上網找便宜機票出去散散心?當你想像——各大「政工作者」,平日對同志平權不聞不問,在網絡、在傳媒看到同志被不平等地對待或報道,礙於自身利益而默不作聲,中學生疑似同志自殺的時候連反應式哭啼兩句都欠奉就由得事件不了了之,然後遊行那天某些「政工作者」就會面不紅氣不喘地上台,為11月補選拉票——只要想像畫面,就覺得夠疲累。

香港的社運疲憊,原因是政府口說會為你打點將來,但對民間訴求,當權者——不論是官員或議員——都只會選可以加分的部分來加幾筆,為自己臉上貼金。在香港,一個實行「絕對森林定律」的地方,同志平權也只能以資本主義式的「同志平強」,才可以令自己及我的同代人活得舒坦一點。至於下一代會如何?對不起,哥這10年見識過太多口說大愛、心中滿腹密圈的人,我只可以留給下一代去解決了。

作者是作家

[健吾]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