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王新生
下一篇
上一篇

王新生:中日關係回歸正軌 變數猶存不該盲目樂觀

【明報文章】時值《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周年這一重要節點,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對華正式訪問3天。這是時隔7年日本首相再度正式訪華,也是2012年「購島事件」後日相的對華首訪。總體而言,訪問成果基本符合外界預期,兩國關係重回正常軌道得到確認,雙方共同表示要維護自由貿易,並簽署了總金額超過180億美元的多項合作協議。可以看到,兩國正向關係改善的方向努力,但國際關係絕不如此簡單,未來中日之間仍存在不少變數,不可就此盲目樂觀。

回顧近半年兩國領導人會談內容會發現,中方對於兩國關係定位的表述,在此半年間一直在朝着好的方向變化。

今年5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訪日時表示,是次訪問的目的,是要同日方共同推動中日關係重回正常軌道。9月12日,國家主席習近平在俄羅斯會見安倍時表示,中日關係正步入正常軌道,面臨改善發展的重要機遇。而這次安倍到訪,習近平則明確指出,在雙方共同努力下,當前中日關係重回正常軌道、重現積極勢頭。

日本方面,5月安倍在東京與李克強會談後,便用了「從競爭到協調」來形容日中關係。這次,來訪的安倍再次確認日中要互為合作伙伴、互不構成威脅,還要共同為維護自由貿易作出貢獻。安倍發「推文」稱,上述3條將成為未來的中日合作三原則。

中日僅在有限範圍內改善關係

筆者認為,中日兩國關係的改善是必然的。在新形勢下,中日在雙邊領域相互依存日趨加深;在逆全球化和貿易保護主義有所抬頭的今天,兩國在多邊層面也擁有了更多共同利益和共同關切。但是,我們也必須清醒地認識到,這僅是在有限範圍內的改善,並非無止境的。

在過去一段時間,中日兩國一直呈競爭關係。最早,東亞國家(地區)是「雁行模式」的經濟發展形態,以日本為「頭雁」,亞洲「四小龍」、「四小虎」分列二三,中國大陸屬於第四個層次。後來,隨着中國發展,中國的經濟實力穩步提升,終於在2010年超越日本,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如今,中國的經濟總量已是日本的兩三倍之多。

當然,不能光看到兩國經濟力量的對比,還該看到兩國經濟的相互依存。中國是日本最大的貿易對象國,日本則是中國的第二大貿易對象國,中日貿易去年佔中國外貿總額的7.4%。另外,中日韓自由貿易區的相關談判也一直在進行。中日兩國的人口和經濟總和都佔地區的70%以上。如果中國和日本不合作,東亞地區的經濟一體化無從談起。因此,中日關係正逐漸由競爭關係往合作、協調方面發展。

兩國關係改善步伐不會太大

雖然兩國關係正往改善的方向前進,但在筆者看來,改善的步伐不會太大。

首先,中日之間仍然存在許多分歧,這些分歧如定時炸彈般存在,讓兩國關係略顯脆弱。由於兩國制度上的差異,日本對中國這個逐漸強大起來的鄰居一直有所擔心。而就在不久前,日本分別在東海和南海進行了軍事演習,引起了中方的重視。習近平在與安倍會面時強調要日方「重信守諾」,按照中日4個政治文件和雙方已達成的共識行事。

其次,中日關係的發展,還需要把美國因素也考慮在內。一方面,美國現在奉行的孤立主義使中日有接近的必要;但另一方面,雖然安倍本身想積極改善中日關係,但《日美安全保障條約》的存在,讓日本在國際上受制於美國。因而日本在中日關係的改善上不可能走得太遠,這也決定了安倍本次訪華的局限。

把矛盾衝突控制在可控範圍內

總而言之,中日之間仍然存在矛盾和衝突,現在是要把矛盾和衝突控制在可控範圍內,朝着改善的方向努力。未來中日關係仍然充滿變數,其中不乏我們不願意看到的。筆者預計,至少未來10年,中日關係難以達到令人非常滿意的程度,估計後面兩國關係還會有所反覆,因而我們不能盲目樂觀。

作者是北京大學歷史系教授、日本問題專家

[王新生]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