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盧楚仁 金匯商情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盧楚仁:聯儲局成全球公敵?

【明報專訊】上星期有外國傳媒報道說,一名美國著名股評家,猛烈向聯儲局主席鮑威爾開火,埋怨他漸進加息有機會危害美國經濟。但同時他亦指摘美國總統特朗普,不應該再發炮攻擊聯儲局的加息行動,他的理據是聯儲局是獨立的央行,特朗普愈炮轟的話,就會引起聯儲局愈大的反彈,令聯儲局不得不加息以顯示其獨立運作。最後,他亦表示環球股市大跌的主因,是特朗普調高進口關稅,繼而引發中美貿易大戰,我絕對認同這位大師Jim Cramer的分析。

首先美國經濟雖然表現不俗,但並不是預期中那麼強勁。過去一年多,美國通脹依然保持相當溫和,又或只有輕微升溫。但按道理,聯儲局無需要這麼頻密加息。如果大家有留意有關美國房地產的數據,包括建築許可、新屋動工、新屋銷售、成屋銷售、建屋支出及住房指數,均出現全面放緩迹象,基本上百分百反映了聯儲局持續加息下,已打擊美國房地產市場。

持續加息令美房地產放緩

農業方面,在中美貿易大戰下,美國的農產品期貨遭拋售,價格大跌,令美國農民血本無歸,再加上中國把訂單轉向南美洲的巴西和阿根廷,令農民雪上加霜。在聯儲局一意孤行繼續漸進加息的背景下,環球經濟已經放緩,股市慘跌,新興市場岌岌可危,現在已火燒連環船地燒向美國股市和經濟,尤其是美股已率先受到牽連,出現持續拋售浪潮。不過聯儲局的官員們卻非常離地,不但沒有釋放鴿派言論來安撫市場,更異口同聲地表示,贊成繼續漸進加息。

如果聯儲局堅持漸進加息,不但有機會令下跌中的美股跌勢加劇,繼而美國經濟開始放緩,更有機會令美匯指數進一步上升,邁向97或更高水平,若美元進一步上升,非美貨幣及人民幣以至新興市場貨幣均有貶值壓力,尤其是新興市場的貨幣危機仍未解除下,美元的攀升無疑是送他們一程。若新興市場國貨幣貶值危機惡化,定必令環球金融市場更為波動。

倘美匯再升 新興市場勢危

人民幣兌美元進一步貶值的話,肯定會令中港兩地金融市場的不安情緒升溫,所以,聯儲局銳意堅持漸進加息的話,不但會影響美國經濟及金融市場這麼簡單,還會危害環球金融市場的穩定性。亦有分析指出,聯儲局的加息是為了未來經濟出現衰退時的減息鋪路,意思是說現在加息愈多,未來減息的子彈愈多。這個說法我覺得有點牽強,因為經濟開始放緩根本毋須加息,其實只需要維持利率不變,或可以幫助經濟得以復蘇,便毋須減息。

如果聯儲局無視經濟及股市出現的隱憂,而硬要加息,跟特朗普鬥氣的話,確實要負上一定責任。當然,特朗普發起中美貿易戰,令環球經濟由好轉壞,股市由牛轉熊,絕對是罪魁禍首。

只不過聯儲局在12月是否可以加息,仍然有很多變數。除了美國經濟及股市有隱憂之外,美國中期選舉將於11月6日舉行,假如共和黨大敗的話,恐怕美股極可能大跌,原因是參眾兩院由民主黨掌控的話,如無意外他們便會動議彈劾特朗普下台。因此,最近美股由高位大跌,亦可以視為投資者在中期大選前偷步離場,如果到時選舉結果令金融市場出現恐慌,而在兩日後,即11月8日,聯儲局剛好有議息會議,不排除鮑威爾會藉此機會在會後聲明,釋放鴿派言論來紓緩市場壓力。因此,我認為美國中期選舉後,聯儲局有機會在12月不會加息。

艾德證券期貨首席投資策略師

[盧楚仁 金匯商情]

相關字詞﹕中期選舉 貿易戰 特朗普 聯儲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