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潘迪藍 國際視野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潘迪藍:卡舒吉事件對沙特影響

【明報專訊】1939年,美國羅斯福在談及尼加拉瓜獨裁者安納斯塔西奧‧索摩查‧加西亞(Anastasio Somoza Garcia)時,發表了他的名言:「他可能是一個混蛋(son of a bitch),但他卻是我們的混蛋。」

在講求政治現實的外交政策世界內,羅斯福主義至今仍然在很大程度上適用。例如,美國總統特朗普和國務卿蓬佩奧近日為了譴責沙特阿拉伯,而不得不改口,但也只是有限度的。不過,雖然現實政治在過去80年可能並沒有太大變化,但社會已經變化了很多。也許最重要的變化,就是現時信息在全球傳播以及被分析、評論及剖析的速度,已經比1980年前快了很多倍。因此,現在可能只需要幾日,就可以令一些一直迄立不倒但在道德上有可疑的現狀內爆,那些演技精湛的政客還未來得及作出回應。近年,我們看到天主教會被迫承認一些性侵醜聞,這些醜聞在不久之前還是以掃進地氈底下的隱瞞方式處理。同樣地,荷李活和其他電影業者亦有這種情形。

美譴責沙特 擺擺姿態

現在,大家知道,有一個沙特暗殺小組明顯謀殺了《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卡舒吉(Jamal Khashoggi),該小組乃是根據利雅得最高級別的命令行事。忽然之間,這一點完全顛覆了沙特阿拉伯的全球形象。這並不是說沙特之前的形象樸素無瑕。如果有一個國家從羅斯福主義中受惠,那肯定就是沙特阿拉伯。畢竟,這十多年來,我們已經得知以下幾個事件:

(1)在2001年的「911」恐怖襲擊事件中,將飛機撞向世貿大廈及意圖撞向美國國防部的19個劫機者當中,沙特人就佔了15個。他們乃是根據恐怖組織「阿蓋達」領袖拉登的指令行事,而拉登的家族也是沙特阿拉伯最富有的家族之一。(但不知何故,美國的反應卻是攻打伊拉克。)

(2)沙特曾經資助敘利亞一些最極端的遜尼派組織。

(3)沙特在也門發動了一場戰爭,造成了數以萬計的平民傷亡,以及21世紀第一場真正的飢荒。

簡而言之,在卡舒吉事件之前,亦很少有人會將沙特阿拉伯當作中東的瑞士或者瑞典。但直到現時為止,西方企業還沒有減少與沙特交易,不論是出售武器(沙特阿拉伯乃大多數西方軍火製造商的最大非國內客戶),還是出售金融服務,或者近年常見的融資。尤其是融資方面,這個最新的趨勢現時引發了最多的問題。不過是一年前,軟銀創辦人孫正義還在炫耀,他在短短45分鐘內,就說服了沙特向軟銀的Vision Fund投資450億美元。

沙特資金變得「敏感」

2017年5月,在特朗普到訪期間,沙特大筆一揮,承諾向Blackstone的美國基建基金提供高達200億美元的資金。當然,最臭名昭著的是,馬斯克(Elon Musk)僅僅與沙特主權財富基金的負責人簡單談話之後,就在Twitter上發文宣布,他已經獲得「資金擔保」,可以將Tesla私有化。

但是,隨着Blackstone、Blackrock、JP Morgan、Virgin集團及其他大公司的行政總裁全部退出沙特阿拉伯的「沙漠達沃斯」論壇,有沒有人認為,馬斯克現在還會發出這樣的推文?即使是馬斯克本人,也一定知道形勢已經發生了變化,現時若再拿沙特的資金,Tesla的品牌形象將會徹底被毀。在幾個星期之前,接受沙特的資金還不是問題。但現時,接受沙特的資金,就和被指性侵的電影大亨哈維·溫斯坦(Harvey Weinstein)合作製作一部荷李活大片無異。

科技獨角獸恐失最大金主

市場已經開始關注的第一個也是最明顯的一個涉及沙特阿拉伯的問題是,該國近年作為未來式但燒錢的科網公司的支持者的作用。沙特已向Tesla投資了超過20億美元,還向Uber投資了35億美元,以及在維珍集團的太空旅遊業務中投資了10億美元。當然還有其他龐然大物。例如,向Blackstone的美國基建基金投資200億美元,向Softbank的Vision Fund投資450億美元(其中四分之一用於為燒錢的共用工作間WeWork融資)。

這些公司未來是否還希望被外界知道它們接收沙特的資金?同樣重要的是,正如西方巨擘的行政總裁可能離棄沙特阿拉伯一樣,沙特阿拉伯未來是否仍然願意向西方企業開出支票?如果沙特不再開出支票,將來誰會為Tesla、Uber、WeWork這些負現金流的公司提供融資?

第二個顯而易見的影響是,沙特阿拉伯進取的「2030年願景」(Vision 2030)計劃,其中包括在靠近埃及和約旦的紅海上建造一個名為Neom的全新特大城市,旨在令沙特和這兩個盟國的關係更加緊密。「2030年願景」的更廣泛目標是改變沙特經濟,在外國資本和外國專家的幫助下,擺脫對石油的依賴。至少,這個願景現在似乎已受到嚴重影響。由於沙特阿拉伯的形象已大變,若西方投資者在當地投入資本,外間會怎樣看?這對當地建築公司和建材製造商來說,並不是好消息。

卡舒吉被殘酷謀殺的第三個或許也是最少人討論的影響涉及石油。石油的價格已接近4年來的高位,而且其走勢還是繼續向上。人們通常預期,透過高油價流入沙特阿拉伯的大量資金,將會通過Blackstone、JP Morgan、軟銀等中介機構,重新流入西方國家。可是,如果與沙特交易現在會被視為公共關係危機,那麼這些錢將會有以下幾種可能性:

奢侈品製造商或可受惠

花在當地消費上(對平治、LVMH、愛馬仕以及其他汽車和奢侈品製造商來說,這可能算是好消息),在當地投資,或者很可能轉投到那些不太關心沙特如何對待持不同政見的記者的國家。這會不會是中國大陸或其他亞洲國家?還是非洲、拉丁美洲的國家?

最重要的是,整體來說,油價上漲,以及對沙特阿拉伯迴避和羞辱,對西方國家的股市並無利好之處。那些之前雄心勃勃但現金流卻很低的科網公司,直至卡舒吉事件之前,仍然很易從沙特取得融資,但將來卻未必。不過,從好的一面看,最低限度,這次沙特15人暗殺小組謀殺卡舒吉的事件,應該不可能成為美國再次攻打伊拉克的藉口。

GaveKal Dragonomics資深經濟師

[潘迪藍 國際視野]

相關字詞﹕油元 油價 沙特阿拉伯 卡舒吉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