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陳增濤:臥龍山腳放歌的Santa Duc

【明報專訊】教皇新堡經過美國酒評家羅拔派克的追捧,有好幾個酒莊曾獲得滿分的殊榮,推廣此產區紅酒在法國以外的知名度。作為附近臥龍山(Dentelles de Montmirail)山腳的Gigondas村酒,一直被法國人笑稱為教皇新堡的弟弟,紅酒質量與教皇新堡各有千秋,價格卻廉宜得多。其中Domaine Santa Duc是表表者,甚得羅拔派克的推薦。

9月初有朋友到訪,免不了要帶路逛附近的酒莊。在這個位於臥龍山腰只有500多人的小村,村中央就是個參天梧桐樹的廣場,除餐館之外,也只有酒窖。其中有當地酒莊協會的酒窖,用不着開車登門拜訪酒莊,就可以品嘗到當地主要酒莊釀造的Gigondas村酒。在芸芸眾酒中,發現由Domaine Santa Duc一款2006年的Magnum,不到500港元,就順手買了。所謂Magnum是指1.5公升瓶裝,是普通瓶的兩倍。

說起Santa Duc,並非是意大利語的什麼聖人,而是當地方言歌唱的意思。而Duc(伯爵)指的是深夜不眠的貓頭鷹。Domaine Santa Duc雖然說是五代葡萄農,卻只是在現莊Yves Gras的經營下才在上世紀80年代離開合作社開始釀酒。30多年的努力獲得羅拔派克的肯定:「Santa Duc是Gigondas最好的酒莊嗎?無論如何,正如我的酒評所說的,酒質雄勁、豐滿,激情卻又有優雅精緻的氣質。」不是羅拔派克所稱讚的紅酒都是橡木桶味十足的。近年來酒莊不再好像波爾多名莊一樣用新的200多公升的橡木桶來培養紅酒,而是返回到教皇新堡傳統的巨大的舊橡木桶 。無可否認,羅拔派克為酒莊打開了國際市場,莊主Yves Gras卻像夜裏的貓頭鷹,唱着自己喜歡的歌。

量寬總要付代價

「我也喜歡這酒的雄勁而柔軟,優雅精緻。」聽大姑娘朵樂黛這麼說,看來這位大名鼎鼎的美國酒評家並非只是牛仔一個。這款曾經在香港酒吧碰到的紅酒,以歌海娜為主要葡萄品種釀造,是流行的GSM,即歌海娜、西拉和莫維特配釀,特別感受到歌海娜的豐滿口感。

最近的媒體實在喜愛小題大做,過分解讀中美貿易戰對股市的影響。這是因為金融市場經歷了10年史無前例的貨幣擴張,除了為環球經濟點燃一片虛火景氣外,也將資產價格吹大至比1998和2008年嚴重的泡沫。似乎至今幾乎沒有人相信,量化寬鬆貨幣政策有一天是需要付出代價的,否則印鈔票不就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美元的升值顯示了全球進入降槓桿過程,近年來新興市場的匯率及股市的波動是環球流動性的退潮。過度的槓桿已經無法抵抗微小的利率上調。中美貿易戰碰撞只不過是碰醒一小部分酣睡的人。

投資及品酒專家 / 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相關字詞﹕santa duc 教皇新堡 陳增濤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