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下一篇
上一篇

開了死因庭 家屬讀報才知道

【明報專訊】今年10月19日,是參與港珠澳大橋工程送命的測量員謝道𤎜的死忌,工業傷亡權益會在大橋近赤鱲角南路橋墩舉行死傷工友悼念儀式,當時權益會總幹事陳錦康見有家屬站在遠處,待記者散去後才緩緩步近,他深知很多家屬不欲重提舊事,但他要追究責任,於是悼念儀式來得低調,有人說這太過保守,為何不於大橋開幕日示威?他說:「傳媒報就報,不報就罷,我們自己放上facebook專頁就算!」

陳錦康三句不離「算啦」,但他其實一直沒輕易「算數」。權益會近日將大橋下送命的故事放上facebook,得到不少迴響,對陳錦康而言,算是安慰,因他觀乎近日大橋報道,實在心淡,「我覺得傳媒已不再是人民的喉舌,轉而只為權貴服務,算啦」。

工傷團體斥傳媒非着眼究責

大橋通車前,不少記者託他找家屬訪問,權益會同事逐一詢問,家屬不欲多說,只想盡快了事,有些家人甚至因此避開權益會。他理解部分家屬要照顧小孩已筋疲力盡,更不想影響孩子生活,但他不明白傳媒為何不去追究政府和涉事公司,反而一味要家屬暴露鏡頭前。

「是否一定要家屬打開肚皮讓大家看,才可以爭取到幫忙?我知傳媒最喜歡那死者家庭有個小朋友,講那家庭以後如何孤苦無依,這樣對家屬心靈有很大傷害,即使獲得再多的賠償亦補償不了,而最重要不是他們家庭有多慘,而是要追究責任。」陳錦康說。

家屬心裏滿是疑問,問得陳錦康無言以對,那些問題正反映制度忽視家屬。家人死了,各部門毫無音信,讀報發現開了死因庭、判了案,家屬全不知,不明不白下,愈發自責,「這樣看得出政府與社會有多重視他們?若果重視,開死因庭,怎會不通知家人?」

建大橋時,在本港水域送命的11人中,陳得悉最少4人已獲發死亡證,其餘已等兩三年,很多家屬只完成勞工法定補償,剛開始向資方索償,甚至仍未開始。他指這些全是傷害,政府理應盡快發死亡證,助家人擺脫哀痛。

建碑遭質疑負面 斥「權貴心虛」

「我覺得他們不是因工傷而死,他們是因為建設香港而亡,這是不同的,說是工傷,就當他們只是打份工。」權益會爭取為工傷死者建碑,被指「悲悲聲」、太負面,他即「扯火」罵「你不如拆了自家的山墳」。他形容那是權貴心虛,不欲揭開政府瘡疤,無論是紀念碑、花園或雕塑,他只希望紀念兩地共20人丟了命、近500人受過傷。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