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一

下一篇

大橋攞弟命 折騰沒完了 兄:政府不聞問 只稅局追稅

【明報專訊】港珠澳大橋開通儀式上,國家主席習近平形容大橋是國家工程、國之重器,是一座圓夢橋、同心橋、自信橋、復興橋。謝道鴻乘飛機返港時,瞄見宏偉大橋,卻憶起「一仗功成萬骨枯」;他的弟弟謝道𤎜4年前因建橋而亡,謝媽媽多年來一直稱這是一條「攞命橋」,多年來,單計港方的工程,已「攞」了11名工友的命。

談起弟弟一張死亡證,謝道鴻在各部門間猶如「人球」,3年來被推來又推去,經傳媒報道後,今年獲發死亡證,但還要與公司追討賠償,保守估計最少又要一年,「我爸已經80歲,他說或許等不到這件事完結的一天」。他今次接受訪問,冀能帶來另一轉變。

文:羅嘉凝 圖:馮凱鍵

港珠澳大橋10月24日正式通車,中學教師謝道鴻放學後趕來受訪,一來到就忍不住說,大橋快將通車時,不斷有記者聯絡他,又問可否訪問他父母。他拒絕後,卻有記者拍門採訪其父母。他說傳媒愛煽情,最激動的一定是他父母,他卻很理性,他受訪的唯一原因,是希望喚起公眾注重工業安全。

職員:死了也要交稅

2014年10月19日,在赤鱲角港珠澳大橋地盤,「架橋機」試吊近百噸重預製石屎墩組建行車天橋,機器疑不勝負荷解體,吊杆連同工作台被扯塌,43歲測量員謝道𤎜及英籍工程師連人帶台由15米高墮地,謝送院不治,工程師垂危,另3名工友浴血。當天凌晨,謝家接獲通知,大哥謝道鴻記得,趕到醫院時,道𤎜已斷氣。

謝道鴻當時沒想過,弟弟身後事竟糾纏多年。首先,他跟弟弟所屬的香港寶嘉建築有限公司談恩恤,由朝談到晚,「過程好像街市講價,我出價,你還價」,終於拿了那筆錢,他為弟弟辦喪禮,同時向勞工處、警署、交通部錄口供,提交資料。然後,再無音信。唯一主動聯絡的是稅務局,催弟弟交稅,他解釋弟已故,職員說「死了也是要交稅的」。

遲發死亡證 「不生不死」3年

一日未發死亡證,就難以證明弟弟已死,弟弟就這樣「不生不死」3年多,銀行戶口被凍結,保險金亦領不到。「致電問死因庭,他叫我找勞工處,勞工處說這邊已準備好了,叫我找警務處,警務處又說已辦妥,叫我找別的部門。我好像人球一樣被踢來踢去,不斷打電話。」最後,他發現勞工處正控告公司,一切待官司完結再決定,他沒發脾氣,只想問:「這合理嗎?」

億計工程 3公司被控各罰4萬

事件於去年中現轉機。港台《鏗鏘集》報道其故事後,3天之內,勞工處、警方來電交代,他疑問「為何上了電視,才有政府部門致電給我呢?靠傳媒施壓才理會死者家屬,政府的公信力何在?」今年2月,勞工處完成檢控,寶嘉、中國港灣及威勝利3間公司被判違規,各罰43,500元。一個月後,終獲發死亡證,「用了4年,我只拿了一張死亡證,其實什麼都沒有郁過」。

八旬父嘆看不到了結一天

領死亡證僅第一步,現父母要申請遺產承辦,但謝父已80歲,行動不便,視力只剩一兩成,謝道鴻於是帶年近七旬的母親上了五六次律師樓,宣誓、辦文件,現待公司是否願承擔責任,再等公司所屬保險公司跟他談賠償,「我爸說或許等不到這件事完結的一天」。

無論是申領死亡證或是等檢控結果,他亦很無奈,「一項工程數以億計,你罰公司數萬元,實在是九牛一毛,人命是否如此廉價?我希望大家思考一下」。其弟不是地盤工友,一場意外令他體會制度千瘡百孔,工人一條命賤不賤,原來全看政府,所以他冀政府「有一點人性」,為死者家屬作心理輔導,設員通知家屬案件進度,勿讓家屬慘上加慘。

「勿草菅人命如建長城」

謝道鴻不會抹殺港珠澳大橋的宏偉,但會問為了這橋,社會付出多少代價、金錢、人命。機場三跑、明日大嶼,陸續有來,他懇請政府重視人命和那條命背後的家庭,「請不要草菅人命,否則就如同以前秦始皇建長城,埃及法老奴役人建金字塔,不問人命傷亡,只求建得成,人類文明不應如此」。

道𤎜生前一直與父母同住,兩老自然難適應,有時對着家中四面牆,悲從中來,後來淚流乾了,只是大時大節、春秋二祭,亦會傷感。港珠澳大橋臨近通車時,謝母看新聞,記得這「攞命橋」奪走她兒的命。謝道鴻已不太信政府,甚至經常會想:「這條港珠澳大橋會不會塌下來呢?」

■明報報料熱線﹕inews@mingpao.com / 9181 4676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