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百年未見大變局 中日關係再上路

【明報社評】事隔7年,北京再度歡迎日本首相訪華,中日關係重新開展。國家主席習近平形容,中日兩國關係重回正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提出,開啟中日關係新時代。美國總統特朗普左右開弓,就貿易問題向中日施壓,固然是驅使中日改善關係的近因,從長遠戰略角度考慮,中日始終應該透過對話,妥善管控分歧、推進共同利益。世界正處於百年未有的大變局,中日同意「互為合作伙伴,互不構成威脅」,為變局下的雙邊關係重新定調。中日在歷史問題、領土問題和台灣問題的分歧難有根本變化,惟至少有望得到緩和。

安倍訪華晤習近平

特朗普因素非全部

2012年日本將釣魚島「國有化」,中日關係急劇惡化,安倍晉三上台後,高調參拜靖國神社,更令兩國關係雪上加霜,直至今年初國務院總理李克強應邀訪日,中日關係終於迎來曙光。今次安倍訪華,與國家主席習近平會晤,標誌兩國關係正式重回正軌。

過去半年,中美貿易戰愈演愈烈,美國不斷向華施壓,企圖聯同其他國家,在貿易問題孤立中國。特朗普除了將矛頭對準中國,就連盟友也不放過。美墨加貿易談判,華府擺出強硬態度,不斷逼迫加拿大開放奶製品市場,以及在對美出口免稅汽車配額問題上讓步。隨着華府成功迫使加墨兩國就範,特朗普亦將注意力轉向日本。美國對日貿易逆差高達688億美元,當中七成來自汽車業,特朗普早已表示不滿。明年初,美日將就汽車和農業貿易問題談判。汽車出口是日本經濟命脈之一,保護日本農民利益則關乎執政自民黨選票。華府對加墨「心狠手辣」,日本官員難免擔心,特朗普可能在談判桌獅子開大口。

中日雖有矛盾,但是兩國亦明白可以互相借力,抗衡美國壓力。北京要避免在貿易問題陷入孤立,需要跟日本打交道;對東京來說,中國汽車市場龐大,分散投資減少對美國市場依賴,對日本汽車業也有好處。與美國的貿易糾紛,無疑是中日修好重要催化劑,可是中日關係改善苗頭,早於今年初貿易戰陰霾驟起之前已經出現,過分強調「特朗普因素」,容易忽略中日「重啟」(reset)關係的歷史意義。

峰會期間,習近平表示兩國要加強務實合作、加深戰略溝通、拓展共同利益。安倍則提出開啟「化競爭為協調的日中關係新時代」,推進日中戰略互惠關係。誠然,安倍今次訪華實質成果不多﹕中日雙邊本幣互換協議,不過是恢復舊安排;日方要求中方取消3‧11核災後日本食品進口限制,北京只表示會「基於科學評估積極考慮」;有關重啟共同開發東海油氣田談判,以及開設中日海空聯絡機制熱線避免擦槍走火等,亦需繼續磋商。今次峰會最大意義是為中日關係重新定調,核心在於「互為合作伙伴、互不構成威脅」這個共識。

互為伙伴互不威脅

三大矛盾小心管控

當然,「互為伙伴互不威脅」只是大原則,如何貫徹踐行仍需拭目以待。對日方而言,過去百年「亞洲第一」意識根深柢固,即使現在中國經濟實力已經反超,日本也不會放棄與華一爭雄長;對中方來說,領土、歷史和台灣問題亦屬寸步不能讓。可是中日之間的矛盾,亦非無法管控。以釣島主權問題為例,中日似乎已找出折衷緩和之道﹕中方海警船定期在釣島附近巡航宣示主權,挑戰日本「實際控制」格局,惟沒有採取進一步行動;日方強調「加強守島」,惟亦沒有讓紛爭擴大。歷史問題方面,中方對安倍右翼傾向仍然高度警惕,不過近年安倍在靖國神社等問題轉趨低調,沒有高調挑釁,亦令矛盾可以暫擱一旁。相比之下,當前台灣問題較為敏感,日方能否妥善處理,避免觸碰中方底線,將是兩國關係走向關鍵。

習近平多次表示,世界處於「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必須準確掌握外部形勢,謀劃新時代中國外交。所謂「百年大變局」,就是中國崛起將改寫過去百多年西方主導的國際秩序,力爭在本世紀中葉成為現代化強國,是未來30年中國最大目標,一切外交政策自然亦以此為依歸,中日關係恢復正常,必須放在這一框架理解。

百多年前德國崛起掀動國際秩序,現在中國崛起也必然引發國際一連串合縱連橫。鑑古知今,現在中國需要盡量爭取朋友,避免不斷樹敵,將其他國家推向對立面,重蹈當年德意志國王威廉二世的錯誤。當然,日美軍事同盟是日本外交基石,日本在安全戰略問題上必然跟隨美國,看不到中方有可能將日本拉過來,安倍作為「印太戰略」的倡導者,亦不會放棄跟中國競爭,然而中日畢竟是近鄰,兩國經濟唇齒相依,長期交惡對雙方均無好處,兩國還可合作共拓第三方市場,避免為了爭奪高鐵工程惡性競爭而齊齊吃虧。

中日關係重回正軌,大家依然會有摩擦,然而兩國願意多化競爭為協調,至少有助避免劍拔弩張,有利中國為建設現代化強國,爭取較佳外部環境。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