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張釋之
上一篇

張釋之:支持自決者 支持怎樣的自決?

【明報文章】詳細探究「自決」這一概念的淵源,不是本文所能容納的內容。大致而言,人類歷史上,自決是殖民以至殖民主義產生以後出現的民族和國家行為。兩次世界大戰後,從理論到現實,形成了兩次國家與民族自決浪潮。尤其二戰後,國家和民族獨立運動風起雲湧,大多數國家的「脫殖」獨立都是在民族自決口號下完成的。

上述自決權的主體,大體上不外是受殖民統治或外國軍事侵略和佔領下的民族,或是處在外國軍事侵略和佔領下的民族。香港當然不在此列。所謂香港民族黨成員把中國說成是香港的殖民者,而港人則是一個獨立於中華民族外的民族,實在太過荒唐。但即便退一萬步,由得他們荒唐,也可直接以聯合國《給予殖民地國家和人民獨立宣言》第6條來為其定性:「任何旨在部分地或全面地分裂一個國家的團結和破壞其領土完整的企圖都是與聯合國憲章的目的和原則相違背的。」

此外就要算《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和《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國際公約》(《公約》)所界定的權利了:「所有人民都有自決權。他們憑這種權利自由決定他們的政治地位,並自由謀求他們的經濟、社會和文化的發展。」(《公約》第一部分第一條第一款)這個權利的主體是全體人民。香港既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部分,這個權利主體就不止是香港700多萬人,行使權利的方式當然也不是香港市民按個人意志各行其是。如果隨便一群人就可構成全體人民,豈非旺角或堅尼地城都可成為自決的主體?

今次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參選人資格審查結果,民主派人士劉小麗被否決參選資格(DQ)。選舉主任否決的理由,主要是基於劉小麗「自決」的政治主張。劉則聲稱自己被選舉主任「扭曲」成「不支持基本法」,換言之劉小麗認為自己是支持基本法的。另一參與發表2016年「民主自決」政綱聲明的現任議員朱凱廸,最近也公開聲稱自己「不支持港獨」。

這就出現了顯而易見的問題:既要求「自決」,就意味着否定既有,而有新主張和新選項,那麼自決的選項是什麼?

香港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一部分,這是基本法第一條明確規定的。如果在這個問題上提出自決,也就實質上否定香港是中國一部分的事實。

2047自決論是偽命題加幻想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社會上一些「有心人」提出所謂「2047」問題,因而出現「2047年香港前途自決」論調。然而這個所謂自決論,不啻是偽命題加幻想。

首先,基本法第5條確有「50年不變」的規定。這是制定基本法時特定時代背景下維護香港繁榮穩定、安定香港人心的一個法定承諾。50年不是一個時間上限,而是一個基本下限,亦即至少50年不變,而非50年後就一定要變。

其次,基本法是由中國國家最高立法機關制定的規範香港各項基本制度的法律,有開始實施和生效日期(《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關於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決定》,1990年4月4日第七屆全國人大第三次會議通過),卻並沒有失效日期的規定。不要說到了2047年一些人口中所謂的「大限」時基本法不會失效,就算因應當時情况要做什麼改變,那也只能是按照基本法規定的法定機制修改,而不存在一些人提出的香港地位又變成未定而可以通過所謂自決來決定的可能。

所以,經常聲稱自決的人士,實在有必要把自決什麼、如何自決向全港市民講解清楚。曾任基本法委員會主任的李飛曾指自決等同港獨,認為兩者「只是變換了用詞,兩者本質一樣」,其說法並非沒道理。大家別忘了上世紀台灣還在蔣經國先生治下時,台獨主張是法律禁止的,主張台獨的人為規避法網,就曾公開大力倡議「自決」,實則是以自決之名行獨立之實。如今香港民主派人士往往以台灣某些政黨與人士為師,口稱自決時實際意圖是什麼,恐怕要讓人不產生聯想是很難的。

作者是新範式基金會資深研究員

[張釋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