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顧敏康
下一篇
上一篇

顧敏康:武力或暴力不是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必要要件

【明報文章】一直以來,有一種觀點認為危害國家安全行為的構成必須有武力或暴力才行,這也是香港或境外某些人士和組織為香港民族黨開脫所持有的一種觀點。按照他們的理論,只要香港民族黨沒有真正使用武力或暴力,就應該受到表達自由和結社自由權的保護,就不應該被政府視為非法組織而予以取締。但是,根據筆者的研究,這種觀點是以偏概全、經不起反駁。

首先,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是多樣性的,有分裂國家行為、叛逃行為、間諜行為、資助敵人行為、武裝叛亂行為等。其中,只有武裝叛亂行為才更多涉及武力或暴力行為。就其他行為而言,可能未必需要武力或暴力的元素也可以構成。在有的國家,故意泄露國家機密的行為也被視為危害國家行為。顯然,這種「故意泄露」的行為一般是非武力或暴力的行為。

香港民族黨構成危害國家安全

香港民族黨的建黨綱領就是尋求「香港獨立」,並且已經為實現這一綱領而採取實際行動。從保安局長作出有關取締決定的理據看,香港民族黨自創黨以來的各種言論和活動,並非純粹的政治表達(mere political expressions),而是通過實際行動推動和實踐「港獨」,包括出版刊物、籌款募員以及與海外組織勾連等。香港民族黨也一直宣稱不排除使用武力和暴力,以實現「港獨」目標。這充分說明香港民族黨已經在踐行分裂國家和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

雖然香港民族黨還沒有真正使用武力或暴力,但這不等於說其行為沒有構成危害國家安全,因為危害國家安全行為可能並不需要真正使用武力或暴力,在特定情况下,只要具有武力或暴力的元素即可。2005年2月,歐洲人權法院在Partidul Comunistilor(Nepeceristi)and Ungureanu v. Romania的判決中明確指出,當一個政治組織號稱使用暴力、動亂或以其他方式違反民主原則時,就應該予以取締;在Herri Batasuna and Batasuna v. Spain案件中,西班牙政府認為某個政治組織與武裝的分離恐怖主義組織有聯繫,故判處該組織為非法組織,必須解散。2009年6月,歐洲人權法院在審理該案時表明,有關組織並非必須真正實際從事武力或暴力行徑才構成危害國家安全;只要其號召使用暴力,或者與暴力恐怖組織有聯繫,即可認定其構成危害國家安全並宣布將其取締。誠然,香港民族黨還沒有去到「買槍買炮」的地步,但它不僅長期宣稱不排除使用武力手段實現「港獨」,並且與「藏獨」、「疆獨」等具有暴力行為的組織密切聯繫,根據這些元素,應該可以認定其構成危害國家安全,並予以取締。

表達和結社自由不是絕對權利

一國兩制是香港回歸祖國後的制度框架,由中國憲法和《基本法》予以保障。而貫徹一國兩制的一個重要內容,就是維護國家統一和領土完整。在吳恭劭案件中,終審法院判決認為,將侮辱國旗、區旗的行為定為刑事罪行以限制相關表達自由,符合比例原則,因為國旗、區旗對實施一國兩制下香港新憲制秩序具有獨特的象徵意義,保護其免受侮辱十分重要。此案判決已經表明,表達自由是一項基本權利,但不是絕對的權利;只要符合必要和比例原則,就可以對其限制。香港民族黨宣揚「港獨」和試圖分裂國家的行為,其危害性明顯超過侮辱國旗的行為,更不可能用表達自由或結社自由作為擋箭牌。對這種分裂國家的言行,不應該等到其真正使用武力或暴力時才予以取締。

毫無疑問,各個國家或地區對有關自由權利的限制可能是標準不同的,其背後可能是因為各國或地區有不同情况、不同歷史傳統。例如,在德國不但不能從事納粹行為、不能宣稱鼓吹,甚至不能在公開場合做出納粹的敬禮手勢。又比如在美國,宣揚或從事種族歧視的行為,或成立有關組織,會受到嚴格限制。中國在過去受到西方列強多次侵略,至今尚未實現完全統一。中國人對分裂國家、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有着天然的憎恨和警惕,任何企圖分裂國家的行為都是不能容忍的。香港民族黨宣揚「港獨」和踐行「港獨」,並與「藏獨」、「疆獨」等暴力組織勾連,已經違反憲法和基本法,危害國家安全,香港政府作出取締的決定具有正當性、合法性和合理性。

作者是湘潭大學信用風險管理學院院長、全國港澳研究會理事

[顧敏康]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