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發
下一篇
上一篇

鄭發:正視單程證人口分佈 港府不能卸責

【明報文章】市民反對填海的其中一個理據是單程證審批問題。我本着「貼地風管(風險管理)」精神,查看了政府統計處去年9月發表的《香港人口推算》報告(《報告》,註1)以及李家超局長在去年11月回覆張超雄議員的提問(註2)。讀後感是黃偉綸局長誤導公眾——他偷換概念,只說單程證人士的年齡中位數(32歲)較香港的低(44歲),可為香港提供勞動力,卻迴避了兩個真問題。

一、香港人口結構兩大困難

人口過山車——按《報告》的「基線推算」,香港人口前段(2016至2043年)上升12%,達822萬的高峰;後段(2043至2066年)則回落6%,到772萬。但要留意,基線推算只假設「單程證人數會由2016年年中每日128人逐漸減少至2026年年中及以後約為每日100人」(頁61)。《報告》第70頁列出「較高」和「較低」的人口推算:前者假設單程證每日150人,後者每日85人。從「風管」角度考慮,更壞的情况是:前段每日發150個單程證,推算人口上升22%;而後段則每日發85個單程證,推算人口下跌10%。如果人口如這樣過山車般大上大落,香港的住屋和基建方面都會造成嚴重的瓶頸壓力。如政府提供充足的房屋和基建應付高峰,人口回落時,空置房會引發樓價大跌,基建低用量會增加公共財政負擔,兩者加起來輕則經濟衰退,重則金融危機。相反,供應不足又會加深現已很嚴重的住房問題。

人口急速老化,女多男少——從表1看到,到2036年勞動力人口會急速下跌到61%。有幾恐怖?請看撫養比例:每1000名勞動人口要撫養626名非勞動人口!而性別比例會進一步惡化,這意味着香港獨身女性將會更多,可能令港人生育率持續偏低。

二、單程證者分佈轉差

表2比較2007至2011年和2012至2016年兩段時間單程證人士來港分佈。單程證人士當中,55歲或以上的倍增了,24歲或以下的卻減少了。45至54歲人口也由7.2%上升到12.4%,這組別雖然在短期內能提供勞動力,但他們只提供10至20年的勞動力,便會步入非勞動人口,對社會造成接近30年的負擔。所以這組別的急速上升,會加劇香港人口老化的問題。至於女性佔比,雖然近年有所改善,但仍然處於高位,造成香港性別不均的問題。

從政策角度看,單程證人士作為新增人口,必須做到有效維持香港人口結構的平衡。再者,不論任何理由(包括家庭團聚),特區政府都絕不能卸責,拖延處理人口結構惡化的嚴峻情况。而黃偉綸局長竟然無視近幾年單程證人士分佈惡化的事實,不提這些變化如何加劇香港人口結構問題,還以單程證人士年齡中位數較低來誤導公眾,實在令人失望。

盼港府向中央建議調整

單程證審批權不在特區政府是事實,但這絕不代表港府不能向中央提出要求,希望中央在執行審批權時作出配合。再考慮到上述分析,實在無法理解為何報道指「特區政府認為沒有需要和理據要求內地當局考慮改變現行單程證制度和審批工作」。既然單程證人士主導香港的人口結構,而人口結構對香港的經濟、房屋、基建、社福負擔和競爭力都起了決定性的影響,一國兩制下國家執行審批權,目的必然是為香港好,只要特區政府提出要求,相信國家必會配合,避免香港的人口總量和結構出現破壞性的改變,造成系統性的影響,最終影響香港繁榮和穩定以至一國兩制的成功。

希望特區政府正視問題的嚴重性,向中央建議,在執行單程證審批權時作出調整:

●單程證名額在前段(現在到2043年)減低(例如85人),2043年後才補充(例如150人);

●檢討單程證來港人士的年齡和性別分佈,尤其是大幅增加35歲或以下人士的比例,以緩解香港人口急劇老化的挑戰。

註1:bit.ly/2J7srql

註2:bit.ly/2EHoonL

(作者facebook「貼地風管」專頁:http://www.facebook.com/laymanriskmanagement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是金管局前助理總裁

[鄭發]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