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濟

譚新強 中環新譚

投資策略

下一篇
上一篇

譚新強:美股調整 是否意味特朗普將流第一滴血?

【明報專訊】港珠澳大橋終於在周二正式開通了,的確是一項偉大的工程,值得驕傲。在國內和香港是大新聞,但外國傳媒只有輕描淡寫的報道,絕對是雙重標準。在外國金融媒體眼中,他們永遠看不到中國基建項目報表中,asset(資產)的那一邊,看到的只有liability(負債)的那一邊。對他們來說,港珠澳大橋可能只代表中國又多了一千多億人幣的債,非常不公平。

最高興的是見到國家領導人再度南巡,除主持大橋開幕典禮外,亦參觀了格力和其他民企,表示肯定民企對國家發展的重要性。這番話令大家稍為放心一點,減少了對國家只支持國企帶領經濟來對抗美國的感覺。

另外美股也在加速調整,我認為小原因有一個,就是沙特缺錢,連Vision Fund的資金鏈可能也出現了問題,最近Vision又問銀行借了90億美元,資金壓力肯定愈來愈大。沙特、軟銀和Vision會否正在拋售有流動性的資產來套現,手上最多的就是Tesla、Nvidia、阿里和其他的一些全球科技股。前天已有傳聞亞太區股票的最大賣家正是沙特,是否屬實就不知道。

美股盈利料第四季開始轉弱

另外主要原因有三個:

1)中美貿易戰的負面影響,包括推高原材料成本和通脹,加上影響企業投資的信心,已逐漸滲透到美股盈利的前景,和投資者的信心。第三季度的盈仍然非常好,但第四季度的指引就有轉弱的趨勢。

2) 特朗普繼續表示對聯儲局的不滿,但不要忘記聯儲局主席鮑威爾(Powell)是他親自挑選出來的,明知他是個律師出身,對宏觀經濟未必太熟悉。只3周前,Powell仍很雀躍的重複告訴所有人美國經濟超好,暗示將繼續加息。短息能加幾次仍不知道,但十年債息就率先升到3.2厘,美股就應聲倒下。這是否Powell計劃的一部分,就不得而知了。

但我感覺到,未必是最主要,但其中一個美國國債的賣家就是中國,連續3個月中國持有量持續下跌,應該不是狂拋,但最少是在罷買。我從前也說過,非常支持這做法,最少一箭三鵰。首先賣美債就等如買入人民幣,跌不跌穿7算未必是重點,但慢慢減低對美元的關連性是對的,也是逐漸提升人民幣國際地位所必須做的。

在現在這個時刻賣出一點美債,稍為推高美息,雖然要吃點苦(因為手上還有一萬多億),但仍是聰明的做法。雖然中國絕不會像俄國般干擾美國選舉,但是確如我之前解釋過,如民主黨要勝出的話(主要是眾議院),除攻擊特朗普的政策和私德外,經濟和股市也必須稍為轉弱。正所謂投票人永遠vote with their wallets(跟著錢包投票)。現在納指已進入正式correction(調整),跌了超過10%,標普都從高位跌了超過6%,對民主黨選情大有幫助。

除此之外,美股轉弱的最大的好處是在11月底在阿根廷的中美峰會,美方的要求或將變得比較合理。更加好的情況是如果A股和港股能夠率先穩定下來,周四A股最後能翻正是好兆頭,但希望不是全倚賴國家隊。

經濟放緩 民主黨才有勝算

特朗普是一個典型的bully(霸凌),欺善怕惡,專門欺負弱勢的人。我從前已指出過,去年初的時候,特朗普還不停的問國防部長Mattis,為甚麼要浪費金錢,駐軍在韓國,不如撤軍回到美國去。特朗普是個簡單的人,在他眼中,貿易戰誰贏誰輸,他主要就是看美股對比中國股票的表現。他最喜歡說他當選後,美股增加了10萬億美元的財富,相反今年A股就消滅了3萬億美元財富,加上港股和美國上市的中概股,就最少5萬億不見了。所以我一直很納悶,為甚麼要選擇在這個時間點,好像故意搞死騰訊(0700)和阿里等龍頭民企。所以特朗普也就得勢不饒人,從可以放棄韓國駐軍,變成現在的強勢,要求中國在貿易、外交、經濟模式,甚至意識形態上都要讓步、妥協,和作出改變!更宣布絕不會拋棄亞洲盟友,有需要必定會出手幫助,跟之前的態度是180度的改變。

到11月底前,如果美國股市再調整幾個百分點(應不會馬上熊市),挫挫特朗普銳氣,跟中國股市表現稍為拉近一點,定必對談判有些幫助。另外,早前中方也放風,中國大方,不屑跟美國繼續鬥加關稅,是否暗示就算美國再無理加關稅,中國也不還擊?其實這正符合美國一直以來最強橫的要求:我打你可以,但你不可還手!

3) 過去兩年來,從特朗普意外當選到現在,很成功的打造成一個無敵的形象,彷彿練成金鐘罩、鐵布衫,任何攻擊,無論是性醜聞、逃稅、貪腐,甚至懷疑通俄當間諜,都完全不能傷害到他,真的非常神奇。而且大家認為特朗普對商界最好,大幅減稅又去監管化,確實對盈利有很大幫助,美股也大好。

彭斯言論近乎「宣戰」 感覺越權

所以如果在中期選舉中,特朗普帶領的共和黨落敗,就可被形容為特朗普流出的「第一滴血」(first blood),有很深遠的意義。他無敵的光環就會被破壞,大家又突然意會到他也是個凡人,也有犯錯,也不能永遠凌駕在法律之上,也是可以給打敗的。

前白宮總策略師Bannon就曾經說過,如果民主黨在中期選舉勝出,他們會啟動52個針對特朗普的調查!暫時,表面上Bannon和其他共和黨人仍然支持特朗普。但選舉過後,尤其如果輸掉眾議院,共和黨的大佬,如參議院領袖Mitch McConnell(交通部長趙小蘭老公),和快退任的眾議院議長Ryan,和共和黨背後最大的金主Koch兄弟等,他們是否一定繼續支持特朗普,我不肯定。

副總統彭斯(Pence)的對華政策演講超級鷹派,甚至遠遠超越特朗普的言論,幾乎是對中國宣布「冷戰」已開始;令人非常驚訝,也非常奇怪,簡直給人有點越權的感覺,更有點像要宣布參選總統的氣勢,但下一屆是2020年,還有兩年,為甚麼那麼焦急?

大家記得9月《紐約時報》登的那一篇匿名白宮內幕人士的投稿嗎?投訴特朗普無能、無知,且精神不穩定,對國家非常危險,所以這一幫人要留在白宮,企圖控制特朗普,暗中保護國家,且找機會把他拉下台。當時最大嫌疑的爆料人就是Pence。平常Pence對著特朗普的態度都是有點過度尊敬和禮貌,感覺到有點假,會否像電影情節一樣,到最後設計陷害總統的就是副總統呢?

共和黨不顧一切把卡瓦諾(Kavanaugh)推進最高法院,激怒大量選民,表面的盤算為了保守派長期控制最高法院,寧願放棄只兩年的眾議院控制權,認為划算。但我懷疑這是否共和黨借刀殺人之計,故意給機會民主黨在眾議院提出和通過彈劾,數學上民主黨在參議院不夠票通過罷免特朗普,但如果到時共和黨一臉凜然,大義滅親,突然講法律,贊成特朗普確犯了選舉捐款法、逃稅、受賄,甚至通敵等罪,他們絕對可以也有足夠理由放棄特朗普。罷免也未必是完結,有可能特朗普的下場可以比尼克遜更慘,當年福特總統真的是一個好人,不想尼克遜再受辱,也不想國家因審判前總統而再受傷害,所以就赦免了尼克遜。但現在流行秋後算帳(韓國為例),Pence未必一定會特赦特朗普,到時情況可以變得更亂,更複雜。

明年萬億美元基建計劃關鍵

這些都只是一些猜想,未必成真,但我認為美股已的確對中期選舉後的政局有些擔憂,所以就先調整一下。

但我認為明年美股也未必一面倒看淡。美國企業的盈利能力仍是最強的,加上減稅的效果仍然強大,最近特朗普再拋出一個減中等收入人士10%收入稅的計劃,如成真也不錯。現在的經濟增長期已是歷來第二最長,延續到明年就破紀錄,有人擔心很快就完結,進入衰退。最關鍵的是明年會否通過1萬億美元或更大的基建方案,如通過能每年貢獻0.6%或更多的GDP,幾乎擔保不會衰退。基建是罕有共和與民主黨都同意的一件事,但同意也不等如就很容易通過,能不能做到就要看趙小蘭的本事。所以有人說明年最要留意的華盛頓power couple(權力夫妻)就是趙小蘭和Mitch McConnell。(中環資產持有Nvidia及騰訊的財務權益)

中環資產投資行政總裁

[譚新強 中環新譚]

相關字詞﹕中期選舉 中美貿易戰 美國國債 沙特阿拉伯 特朗普 美股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