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Columns

下一篇
上一篇

今天天氣怎怎怎

【明報專訊】我的幼稚園同事有很大部分都是女性,全校三十多名教職員中只得五個男性:其中兩人是廚師,三名男教師中只有一人屬全職。這種情况在瑞典幼稚園非常普遍,女性佔大多數的職場,連大部分幼稚園校長都是女性,跟瑞典社會極力提倡的男女平等不能相呼應。儘管大學教育學系都想盡辦法招徠,每年選修幼稚園教師課程的男學生比例仍然很少。我的同事告訴我,她畢業全班八十多人中只有八九個男同學,在學期間早已有幾個轉了學系。

幼稚園同事女多男少

我想起以前在香港讀語言系也一樣,全班四個男同學對幾十個女同學。記得有一人找到女朋友,另一人更找到老婆。誠然天天跟一大群女人共處絕對是一門學問,我身為女人也自覺「女人心情真係變化萬千」。在香港畢業後工作上的直屬上司和伙伴都是男性佔多,加上我自己性格,多年來耳濡目染了較男性的工作方式,就是有碗話碗,爽手淨腳,相對直接理性的溝通風格。

於是現在充滿女人的幼稚園職場對我來說簡直是大挑戰。每逢星期一上午大家都在半投訴:「周末過得太快只忙着家務云云」,到星期五又再熱烈分享「嚟緊周末做啲乜」。當然我也有加入投訴和分享的行列,我也不過是個女人。雖然也間中懷念以前日日衝鋒的效率與食腦的溝通,但我更明解「既來之則安之」的真理,教自己閉耳聽着同事甲道同事乙的不是,開口如瑞典人朝朝都說「今天天氣怎怎怎」的社交禮儀。

職場上的社交禮儀

此外還有一個真到不能再真的真理是:有女人的地方就會有墟。三個不論國籍的女人碰頭,如果當中有個瑞典女人,講多兩講天氣之後,話題便會跳進博大生活範疇中任何一個項目:通常子女丈夫親戚出現率最高,其次是時裝美容飲食。來自馬其頓的她:「邊度今日起七折」,瑞典的她:「邊個又病了」,波斯尼亞的她:「我尋晚煮咗呢味」⋯⋯我發現如果運用「噢!」「哎呀!」「真係?」等感嘆語氣回應之,就最能達到瑞典職場女子間無傷大雅的分享效果,永遠輕如細雪着地即融。

至於醫療教育移民等我以為貼身貼地的議題,我觀察到過去一年半只在同事唇邊蜻蜓點水式飄過,更遑論文化旅遊人生哲理世界環境等我以為益智益腦的有趣話題,居然在如此國際化的職場上鮮有登場,令我不禁懷念以前跟香港同事一切隨口出的舒爽。我唯有想,或許到了某個年紀的女人心,不論國籍,終歸最貼緊的是家中的人和廚房和衣櫃吧。

文:周游

jauyau@gmail.com, wordwordword.wordpress.com

相關字詞﹕瑞典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