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車資糾紛釀人命 警方執法須檢討

【明報社評】一名的士司機被捕期間遭警員箍頸,事後證實頸椎移位,一個月後不幸身亡,死因庭陪審團以3:2裁定司機「不合法被殺」。一場車資糾紛,最終竟然「搞出人命」,實屬不幸。「非法被殺」舉證要求很高,必須達到毫無合理疑點,過去死因庭就執法行動致死舉行聆訊,裁定「非法被殺」案例相當罕見,當局會否落案起訴涉案警員、會否有人要求司法覆核裁決,公眾密切關注。警員執法使用武力必須恰當慎重,案件顯示警方在臨場應對和「遇抗」訓練方面都有檢討和改善空間,警方必須汲取教訓,避免悲劇重演。

箍頸抬人傷事主

警員立心難判斷

案發於6年前,根據裁判官所述,涉事的士司機與乘客因車資問題爭執動粗,警方接報到場見事主情緒激動,把事主制服在地,扣上手銬。事主被帶上警車期間不斷掙扎,由數名警員合力抬上車。事主上車後要求送院治理,急症室醫生未發現事主頸部有問題,兩日後事主表示頸痛,接受磁力共振後始知頸椎移位。事主其後全身癱瘓,留院一個月後因長期臥牀引致支氣管炎,最終心臟衰竭離世。家屬質疑警員使用過分武力,決循法律途徑討公道。

本港警民關係在佔領運動期間跌入谷底,近兩年雖見改善,惟始終未復舊觀。今次案件涉及警員對被捕者使用武力,難免惹人關注,不過正如裁判官提醒陪審團應當摒除個人偏見,社會人士對於這宗案件,亦應該保持平常心,避免太快跳進「警民對立」的政治成見窠臼中。

聆訊中,家屬和警方代表律師各執一詞,例如家屬認為警員打傷事主,警員則辯稱事主手部有動作,拍打事主臀部是想制止他,否認有造成傷害;家屬律師指閉路電視片段未見事主掙扎反抗,警員仍將他壓在地上鎖上手銬,警方則稱閉路電視鏡頭會移動,巧合未有拍下之前半分鐘事主反抗情况;警方律師指如果事主配合上警車就不會發生事故,涉事警員原本只想箍事主胸部,發現意外箍頸後已即時鬆手,家屬律師則稱,涉事警員知道箍頸不合法和危險,卻仍然未理實際環境,所謂箍肩動作定會箍中事主頸部,認為警員砌辭詭辯。

涉案警員的解說,跟死者家屬看法判若天淵,惟有幾點事實大抵可以肯定﹕1)不管警員有心還是無意,閉路電視片段顯示,事主遭強行拉上警車時,警員確曾一度箍頸及扯起事主身體;2)醫生證供顯示,警員箍頸是事主頸椎受傷的最有可能原因;3)醫生及早發現頸椎移位,能否令事主逃過一劫,是難以判斷的假設問題,惟事主頸椎移位長期癱瘓卧牀,與後來出現併發症有密切關係。裁決亦反映陪審團認為,事主頸椎受傷與死亡存在「因果關係」。

案中執法人員並不認識事主,看不到事件涉及蓄意殺人。涉案警員強調錯手箍頸無心之失,家屬律師則質疑警員心態有問題,以為濫用武力不會被追究。警員有心還是無意,要論證並不容易,容易滲入主觀成見甚至一竹篙打一船人。相比起爭論涉案警員是否「立心不良」,思考執法過程是否有缺失,才是更有意義的討論。站在一般市民角度,警員執法除暴安良,必要時可以使用武力,然而必須合理合度,接受嚴格管束,否則有可能反過來威脅良民。

不幸悲劇可避免

警方訓練應改進

警方執法指引提到,拘捕行動期間若有人「頑強抗拒」,警員可以擊打甚至使用胡椒噴霧。涉案警員供稱,當時他們只是一心想帶事主上警車,並沒採取這些行動,不過從事後結果來看,涉案警員選擇硬抬事主上車,顯然亦非上策。即使事主一如警方所言「消極抵抗」,大吵大嚷拒上警車,然而說到底他只是職業司機一名,並非大奸大惡之徒,况且亦已鎖上手銬,警員無妨多等一會,讓他情緒變得較為穩定,才帶他上車。強硬處理容易出現肢體碰撞和意外,警方處理一般糾紛爭執,沒必要心急蠻幹。

警方執法應避免使用不必要武力,也不應針對危險部位。警隊內部守則有列明使用武力和手銬的準則,不過案發現場情况千變萬化,最後還是看警員臨場應變和判斷力。誠如家屬代表律師結案陳辭所言,今次案件是一宗悲劇,問題是怎樣防止類似不幸事故再度發生。

聆訊內容顯示,警方有定期提供控制疑犯的訓練,亦有訓練警員如何安全將犯人移動至另一地方,然而並沒有就押解反抗者上警車等情况作特定訓練,確保當事人和警員安全。警隊在這方面顯然有改善和檢討的空間。陪審團提出4項建議,包括加強培訓警員搬抬被捕者上警車的技巧、拘捕疑犯後盡快通知家屬、若懷疑疑犯受傷應盡快通知醫護人員,以及在警車安裝閉路電視等,警方都應認真考慮。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