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甘文鋒
上一篇

甘文鋒﹕為授權票制度辯護

【明報文章】最近多個區議會均討論授權票制度,部分人要求取消授權票制度,認為這個制度不符他們口中的「公義」。但授權票制度是否如此不堪?而反對授權的理據是否充分?筆者對此表示懷疑,在此希望為授權票制度辯護。

反對授權票的最主要原因是認為區議員是民選代表,在代議政制中議員應親身出席會議,充分了解提案內容然後投票,這樣才是盡責表現。當然了解提案內容然後投票,這是對議員的基本要求,沒人會反對。但將議員在會議討論的時間等同議員對該議題的了解卻並不正確,在議員得知會議議程後,都應要了解文件內容,包括需投票的動議,因此議員出席會議前基本上都已決定了投票意向。

授權票不會構成缺席會議動機

生病、紅白二事、區內突發事件、代表區議會出席其他公務或其他種種原因,沒有議員可保證百分百出席所有會議。授權票的原意是讓議員因病或因事缺席時,還可以有途徑在議會上代表區內居民投票,履行職責。

反對授權票的另一個原因是認為議員不出席會議就等同懶惰,有授權票則議員不出席也能投票,因此變相是鼓勵議員懶惰。

但這種推論完全站不住腳。首先,一個議員是否懶惰本來就不能只從會議出席率評價。當然會議是其中一個向政府反映意見的平台,但除此以外議員亦可透過信件、電話、與官員實地視察等渠道為選民爭取福祉。此外,除向政府反映意見外,透過街站與市民溝通、會見有需要的市民、出席及支持社區不同團體活動也非常重要。因此會議出席率僅是其中一個表現指標,而非區議員表現的全部。

另一方面,其實即使區議員使用授權票而不出席會議,會議紀錄也會顯示他缺席,因此無論有沒有授權票,若議員未能出席會議,其實市民大眾也可透過紀錄獲知。授權票根本不會構成議員缺席的動機,更不會令議員變懶。

還有反對意見認為市民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議員授權給其他議員投票,而有臨時動議時更難向選民交代投票意向。第一個問題牽涉區議員來自選民的權力是否可轉移?首先我們要明白,區議員的權力是透過選舉制度而來,本來就不是自然權力。透過制度而來的權力,再透過另一制度轉移,只要是議會通過的會議常規認可便沒有問題了。

此外即使沒有授權票,其實議員在選舉大會及各委員會主席和副主席時,其實亦是按會議常規將部分權力授予其他議員,授權票並非唯一授權例子。

至於臨時動議帶來的問題,其實不僅僅是在於授權票,畢竟議員在投票前都需深思熟慮,要求議員在短時間內缺乏足夠資訊下投票,也不見得能達到議會公義。如此看來,規管臨時動議似乎比取消授權票更重要,亦更值得關注及討論。

保留授權票本意是讓因病或因事缺席的議員仍有渠道為自己選民投下一票,而議員即使缺席仍授權可信任的議員代為投票,其實亦是對選民負責任的表現。若認為授權票制度有可改善的地方,可提出及討論;但如因為懷疑個別議員濫用而要取消整個制度,則絕不可取。每個議員自然有他們的選民監察,區議會實在不應取消整個授權票制度。

作者是香港青年時事評論員協會會董

[甘文鋒]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