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任建峰
下一篇
上一篇

任建峰﹕地方融合難靠官方打造

【明報文章】作為容納澳洲近一半人口的兩個最大城市及主要經濟引擎,墨爾本與悉尼都是國家十分重要的支柱。從外人角度來看,悉尼與墨爾本好像很相似,其居民的英文口音的分別,外人是聽不出來的;兩個城市的連鎖商店都是大同小異,他們都共用同一聯邦法律、貨幣。

另外,澳洲在1901年立國後,所有澳洲各地區之間的關口、貿易保護主義政策都取消了。澳洲聯邦政府多年來亦致力推出令國家各地區之間更融合的政策。對悉尼與墨爾本來說,它們在經濟上的確有為國家發展發揮不同作用的合作與分工:悉尼成為澳洲的金融中心;墨爾本就曾經較着重工業,近年就成為高科技、文化工業中心。在經濟交流層面上,單由悉尼、墨爾本之間的航道是全世界第二最繁忙的航線,就可看到兩個城市的經濟融合。

不過,如果看得深入一點,就算是在那麼多年後,悉尼與墨爾本都仍是兩個「來自不同宇宙」的城市。要說為何他們是那麼不同,就牽涉很多澳洲歷史、政治問題,難以在此細說。簡單來說,墨爾本是全澳洲在社會、文化議題上最進取的城市,其居民的政治分歧主要是圍繞着純經濟議題。相反,悉尼在社會、文化議題上較兩極化,有些地區或許比墨爾本更進取,但亦有一些地區是全澳洲最保守的。除此之外,無論是飲食、體育、生活文化、新聞傳媒生態,或外人聽下去以為兩者是很相似的英文口音及用語,都有相當不同甚至是水火不容之處。早年因經濟理由從墨爾本移居悉尼,或近年因生活質素理由從悉尼移居墨爾本的人,都會某程度上被視為不完全受歡迎、為城市帶來人口壓力的外來人。

悉尼與墨爾本之間那種無論官方怎樣鼓勵融合都主要是經濟融合,但生活文化或人民身分上仍有很大分歧的情况,其實在世界各地都能找到。就算是比悉尼與墨爾本地理上距離更近的地區,都會有這種情况,例如美國紐約與其鄰近的新澤西州地區、日本東京與其鄰近的橫濱、南韓首爾與其鄰近的仁川,甚至在匈牙利,曾是兩個城市的布達與佩斯在1873年合併為布達佩斯,到今日都仍像是兩個分開的城市。

始終要靠人民自己的社經需要

回到香港,近期國家與本地政府都在大力推動「大灣區」這個地區融合計劃。從經濟角度上,這計劃的確是有其道理;唯一要搞清楚的是,基於本身有市場需求的大灣區經濟融合已在國家改革開放40年期間發生,再加添經濟融合措施的效用還能有多大?

不過,如果官方的主觀願望,是想透過大灣區計劃製造社會、文化融合,就應該休想了。或許一些沒有廣東經驗的官員會以為,大灣區城市都是在廣東、大家都是粵語地區,要融合應該是輕而易舉的事;但就算是撇除香港與大灣區其他地方的文化鴻溝,內地大灣區城市之間(如深圳與廣州之間)都有很大的社會、文化差異,根本就難強迫他們融合。

長話短說——無論是海外經驗或是大灣區,不同地區的融合,始終都是要靠人民自己的經濟或社會需要去造就,難以靠官方由上而下打造。

(作者按: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作者是執業律師

[任建峰]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