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灣區新時代開啟 港善用可破瓶頸

【明報社評】港珠澳大橋舉行開通儀式,國家主席習近平親自出席,突顯中央重視。港珠澳大橋開通的意義,需要從宏觀歷史角度理解。大橋通車見證改革開放40年歷史巨變、標誌內地由「橋樑大國」邁向「橋樑強國」,亦是香港與內地未來發展重要里程碑。內地要由「大國」走向「強國」,香港亦需打破瓶頸謀劃未來,大橋開通能推動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可以成為內地與香港升級轉型的引擎。大灣區融合將令香港身處的區域環境顯著變化,「聯繫人」角色已經過時,香港需要積極參與規劃,不能被動「等運到」。

內地「大國」邁向「強國」

大橋折射改革蛻變

港珠澳大橋總長約55公里,是世界最長跨海大橋。在中央眼中,港珠澳大橋是繼1990年代三峽工程、21世紀初青藏鐵路後,中國最大型超級基建工程,無論對香港還是內地發展,都有重大意義。外界最初預計,習近平可能會發表有關改革開放40年的講話,然而他在開通儀式中,只說了「我宣布港珠澳大橋正式開通」12個字。另外,習近平進場和離場時,與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並肩而行,亦惹來不少議論。

興建港珠澳大橋由港府提出,專為連接香港與珠三角西岸而設,林鄭獲安排與習近平並肩而行,反映中央重視香港,亦突顯港府要扮演牽頭角色。林鄭致辭表示,大橋連同赤鱲角機場,可讓大嶼山成為通往大灣區和世界的雙門戶,又冀望「明日大嶼願景」可為香港締造更美好未來,「明日大嶼」與港珠澳大橋如何相互促進,相信中央會密切注意往後發展。

副總理韓正形容大橋是中國由「橋樑大國」走向「橋樑強國」重要標誌,習近平更將大橋開通提升至「四個自信」(道路自信、理論自信、制度自信、文化自信)的政治高度,形容它是「自信橋」和「復興橋」。對內地而言,興建港珠澳大橋所面對的困難,正好突出刻下國家力爭蛻變成為發達國家的難度。

由「大國」走向「強國」,是內地當前最重要課題,需靠科技創新產業升級拉動。以興建橋樑為例,內地有超過100萬座橋樑,遠超其他國家,全球跨度最長的橋樑,中國佔了一半,「橋樑大國」當之無愧,不過若要成為「橋樑強國」,還須在橋樑工程理論研究、結構耐久性和施工技術等方面,追上發達國家水平。港珠澳大橋是中國首次大規模建設外海沉管隧道,外國顧問公司曾開天索價1.5億歐元諮詢費,最終中方團隊靠自己力量,自行克服一系列技術困難。大橋建成不代表內地已一蹴而就成為全方位科技強國,惟至少說明內地有能力自我提升,達到發達世界水平。

區域發展出現新形勢

港須審時度勢早綢繆

港珠澳大橋由構思、興建到建成,折射改革開放40年巨變,以及內地與香港關係變遷。1980年代初,港商胡應湘提議興建大橋,遭港英政府反對,直至2003年才由特區政府向中央提請上馬。在這廿年間,建橋目的已出現巨大變化,由最初促進內地開放、拉近香港與珠三角經濟差距,變成中央支持香港走出經濟低谷,鞏固本港金融貿易和航運中心地位。2009年大橋動工,至今正式開通,短短9年間珠三角變化更是驚人。美歐金融海嘯促使廣東省「騰籠換鳥」升級產業,創科發展更勝香港。中共十九大勾勒現代化強國藍圖,提出港澳融入國家發展大局,內地與香港發展已進入新階段,仍以廿年前心態看待兩地合作,必然落後於形勢。

當年特區政府短視,反對港珠澳大橋採用「雙Y設計」,未讓深圳入局,外界擔心大橋車流不足,然而過去40年歷史亦說明,內地發展潛力難以估量。習近平強調要「用好管好大橋,為大灣區建設發揮重要作用」,很難想像中央會容許大灣區發展歎慢板、任由大橋車流疏落。粵港澳大灣區是重大國家戰略,港珠澳大橋則是大灣區融合主要基建動脈,誰也說不準10多年後,珠三角東西兩岸新形勢如何,對於大橋長遠車流,現階段不用過度悲觀。

港珠澳大橋開通,大灣區1小時生活圈漸漸成形,為香港帶來嶄新的區域發展機會,以及種種新的可能。舉例說,港珠澳大橋開通加上機場三跑,可加強香港作為大灣區國際航空樞紐角色,未來香港過境客有機會大增,政府應及早綢繆,為香港重新定位開創新局。過去香港經常強調扮演聯繫人角色,充當內地與國際橋樑,然而隨着內地發展踏上新台階,香港必須更進一步主動參與大灣區規劃,不能守株待兔「被規劃」。大灣區面向東南亞,中央目標是要讓大灣區「走出去」,配合一帶一路國策。今年8月林鄭獲邀出席粵港澳大灣區建設領導小組會議,首度參與中央層面決策,反映中央對香港有期許,特區政府不應錯過參與規劃促進香港長遠發展的機會。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