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強權包庇真相難尋 記者遇害醜陋一章

【明報社評】美國《華盛頓郵報》沙特裔記者卡舒吉(Jamal Khashoggi)失蹤多日,沙特阿拉伯政府終於承認他在沙特駐土耳其領事館遇害,惟官方解釋疑點重重,卡舒吉遺體下落不明,更令活生生肢解等說法不脛而走。卡舒吉遇害令人想起1980年代初轟動台灣的江南案,以及去年的金正男毒殺案,事件戳破近年沙特刻意經營的「溫和開明」形象,暴露威權專制本質;美國總統特朗普小罵大幫忙,未見「極限施壓」,則突顯國際政治利益先行,所謂道德高地不過是政治化妝。卡舒吉案是國際政治又一醜陋篇章,強權包庇大事化小,真相大白談何容易。

卡舒吉沙特領館遇害

沙特說法不盡不實

卡舒吉是沙特著名記者,曾任王室成員顧問,後來出走美國,在《華盛頓郵報》多次撰文批評沙特王儲穆罕默德鎮壓異己。今年3月,有人在推特留言恐嚇卡舒吉「你的人生終點將會很痛苦」。本月初,卡舒吉進入沙特駐伊斯坦布爾總領事館,申領與前妻的離婚證明文件,未料人間蒸發。土耳其消息稱,根據土耳其傳媒說法,沙特15人「暗殺小組」在領事館酷刑虐待卡舒吉,將他活生生肢解,涉案者懷疑包括沙特王儲親信。土耳其傳媒說法是否百分百準確,國際社會無從判斷,惟可以肯定的是卡舒吉死不見屍,沙特一再改口不盡不實。

最初沙特政府聲稱,當天卡舒吉一早已離開總領事館,然而他的未婚妻一直門外守候,沙特說法令人難以信服。上周末沙特終於改口,承認卡舒吉館內遇害,官方聲稱他「與人爭執期間被打死」,當局拘捕18名懷疑涉案沙特人,惟未有交代身分。沙特為求釋除外界懷疑,過去數天不斷「補充細節」。沙特官員聲稱,當日有15名沙特人員到了領事館接觸卡舒吉,試圖說服他返回沙特,惟遭拒絕,雙方「爭執打鬥」,有人為阻卡舒吉叫喊,掐住他脖子,導致他「意外」窒息而死。

沙特將卡舒吉之死,歸咎於流氓人員「錯手」,強調與王儲無關,惟疑點實在太多。為何游說卡舒吉回國要「大隊人馬」、為何「講口變講手」,未見合理解說,最令人不明所以是卡舒吉死不見屍。沙特表示卡舒吉遺體交予當地「合作人士」後下落不明。如果卡舒吉僅屬窒息死亡,棄屍者沒理由自找麻煩碎屍,沙特必然知道「合作人士」身分,卡舒吉若非遭人肢解殘殺,沙特當局理應可以找出埋屍之處,平息肢解懷疑。沙特說法天天新款,處理手法拙劣,徒令外界懷疑官方編造故事蒙混過關。如果有政府輕信這樣的解釋,這個國家恐怕頗有問題。

沙特本質是君主專制國家,亦是世上唯一仍採用斬首處決的國家,惟沙特也是西方主要盟友,盛產石油舉足輕重。華府對於沙特人權問題,向來是小罵大幫忙,一如昔日處理拉丁美洲親美獨裁政權一樣。「國際輿論」由西方論述主導,比起沙特囚禁處決異見人士,媒體對道聽塗說的朝鮮「犬決」、「炮決」更感興趣。沙特是伊斯蘭極端主義溫牀,恐怖組織蓋達和「伊斯蘭國」都與沙特有關,可是西方對沙特顯然較為寬容,伊朗才是「頭號歹角」。就算近年沙特介入也門內戰狂轟濫炸,甚至被指扣留黎巴嫩總理逼他宣布辭職,西方多國都是輕輕帶過,倒是伊朗卻常遭美國指控支持恐怖主義威脅鄰國。

案件勾「江南案」回憶

利益先行華府溫和

沙特王儲穆罕默德2015年大權在握後,大力經營開明形象,投西方所好,諸如允許沙特女性駕車、允許舉辦音樂會等,都獲西方大量正面報道。即使卡舒吉案事態嚴重,華府對沙特仍然相當「溫和」。雖然特朗普批評沙特說法前後不一,惟強調沙特已經「邁出一大步」,他對王儲穆罕默德有信心,重申不會取消對沙特1100億美元軍售。特朗普拉攏沙特及以色列遏制伊朗,最關心的是美國軍火大單。沙特會否因為覺得有強權包庇,變得有恃無恐,令人關注。

跨境政治暗殺不是新鮮事,「誅除叛徒」手段隨時比電影情節更戲劇化。12年前,俄國前情報官員利特維年科在倫敦遭放射性劇毒殺死,克宮被指是幕後黑手;去年朝鮮領袖金正恩兄長金正男在大馬機場遭「VX」神經毒劑殺害,平壤當局成了頭號嫌疑對象。國際政治只講利益,人命根本不值錢。冷戰時代巴西軍政府和智利皮諾切特政權殘殺異己,大國視而不見;金正男案惹來一陣喧囂,惟隨着今年美朝峰會破冰,事件很快又被人遺忘。

卡舒吉案令人想起1984年的「江南案」。當年華裔美籍作家劉宜良(筆名「江南」)在加州遭槍殺,美方調查施壓,台北當局最後承認事件是情報局官員主使,江南親友則懷疑,兇案原因是他寫了《蔣經國傳》,激怒當權者。這次華府將會怎樣處理卡舒吉案,還須拭目以待,不過當華府對沙特在也門狂轟濫炸平民設施不聞不問,特朗普會否因為卡舒吉之死而對沙特硬起來,確實令人懷疑。

■歡迎回應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