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文.黃念欣

世紀

下一篇
上一篇

世紀.夕拾朝花:小思教我睇漫畫 / 文.黃念欣

【明報文章】你一定以為只有豐子愷吧——但不是啦。上個月在辦公信格收到封面設色優美、畫功亦寫實細緻的《文青的第一堂日本文學課》(圖),書中還夾有一便條寫着:「妳看日本人這樣推介日本文學給青年人。值得思考。」便條內容就算稱不上任重道遠也算是正經八百,看日本漫畫也不忘推廣文學教育,正是小思本色。但須知「估你唔到」同樣是小思本色——漫畫的主角是一個外貌似Q太郎的公仔(我不想說妖怪),自稱是「初學者文藝社」的社長。他一開始即「無正無經」,說幾乎沒有讀過森鷗外,「除了〈舞姬〉與〈性慾的生活〉」,從而對比太宰治〈櫻桃〉的膾炙人口。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