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鄭立
上一篇

鄭立:民主運動 不應依賴政府資源

【明報文章】過去香港民主派將選舉、贏取議席,當成民主運動最重要的事情,把一切資源以及戰略,放在促進議席最大化之上。這個戰略本來有一定的合理性。

第一,它可以得到更多議席資源,經濟上良性循環。第二,根據過去北京政府的承諾,民主派相信香港會在2017至2020年間逐漸實現普選,而只要普選來臨,最多議席者自然可以執政。之前所謂的爭取真普選、雙普選的聲音,根據的都是這個期望。

可是去到今天,雙普選已經明顯的不會發生。這樣,就算民主派怎樣議席最大化,都不可能成為執政黨。議席最大化的意義,已經少了一半。

既然不能執政,選舉剩下來的一半價值,在於所謂的「議席資源」,即是錢——以從議席中直接間接得到的錢去供養屬於民主派或與其親善的各種團體、地區工作、人員。換句話說,直接地靠政府的資源,供養香港的民主運動。

這其實也意味着,民主運動的命脈,一直被政府掌握,只是政府過去「留你一命」而已。

但自從梁天琦開始,出現了取消參選資格這個做法,而且日漸流行,這意味着,任何人參與選舉都可能被取消資格。先不論道理或者制度的問題,我們純粹從經濟角度看,那就是選舉比起過去風險增加、成本上升。

我們都知道,選舉是需要事先準備的。在選舉之前,往往需要投入大量人力物力以及一段時間的地區工作。如果投入了而不能選,自然以上的所有投資都會蒸發。而現在既然隨時會被取消參選資格,自然地,這些投資蒸發的風險也會增加。被取消資格的人,在經濟上可能會遭到很大重創。若這情况發生,你不僅是沒有為民主運動增加了資源,反而因為消耗而減少了民主運動的資源。

而且,另一方面,取消資格的根據是「政治立場」。這意味着所有參選者,他們的言行都必然走向自我審查。會參選的人,政治立場已無法自主,更不可能「敢言」。處處受制之下,議員對於民主運動的意義,將會退化為「運輸政府資源給民主運動的礦工」。這樣的議員,很難吸引市民支持。

這會陷入惡性循環——性價比下降後,議席減少導致資源減少,資源減少也導致議席減少。依賴議席資源的民主運動,趨勢將會是萎縮而且不可逆的。沒有資源下,將難以再有新血。其次,隨着資源萎縮,民主派成員將會為了爭奪剩下的資源而產生內訌,不斷地重複分裂內鬥至滅亡。

需重構民主運動對議席的觀念

所以,香港民主運動對議席的觀念,是需要完t源,去長期供養人員,而只能當成一種一次過的額外收入、作一次過的用途,或長遠投資,而不是人事費用。過去曾取得大量資源(即薪金)的議員與前議員,亦應該把錢拿出來作為種子資金,為民主派建立新的收入來源,將民主運動從依附於政府,改為依附於商業行為,這樣才有可能延續民主運動。

如果不進行財政上的改革,香港的民主派會在可望的將來,因為經濟上的原因而衰落。

作者是專欄作家

[鄭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