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點

趙永佳/余昊昕
下一篇
上一篇

趙永佳/余昊昕:今天廣州明日香港?內地「推普工程」的啟示

【明報文章】普教中政策自推行以來便是一個社會熱點話題,有人認為普教中是香港版的「推廣普通話工程」(推普),是變相的「國民教育」。而早前教育局長楊潤雄被認為「暗撐普教中」的言論則再次激起社會熱議,使人們重新關注普通話與粵語之間的關係,以及粵語未來發展。此前,在中文教學語言問題上,大部分香港家長主要關心的是哪種語言能讓自己孩子在升學上更有優勢,而不是語言傳承問題。另一方面,教育界研究和討論的焦點大多集中在普、粵兩者對學習中文的影響上,少有談及普教中的推廣會對普通話和粵語的社會地位產生何種影響。有鑑於此,本文嘗試將焦點回歸到語言本身,從廣州推普的經驗探討香港粵語和普通話未來的發展狀况。

80年代後 推普成廣東全社會重要工程

早在上世紀50年代,當中央政府確立了普通話官方地位後,內地就開展推廣普通話工作。相應地,廣州市也在1959年成立了文字改革委員會,開展全市推普工作。然而無論是廣州還是全國,早期推普成效不大,加之1960至1970年代這段時間社會動盪,推普工作一直停滯不前。到改革開放時期,即1970年代末,推普工作又被中央重新提上日程。1982年,推普被寫入憲法,顯示中央在全國範圍推廣國家通用語的決心。同年8月廣東省政府下發《關於做好推廣普通話工作的通知》,吹響了廣東推普的號角,並在翌年要求全省小學開展普通話課程。隨後1992年廣東省又進一步下發《關於大力推廣普通話的決定》,明確提出要在21世紀初在各級各類學校普及普通話。而1997年全國語言文字工作會議則提出了推普的具體目標,首先是「到2010年初步普及普通話」,然後是「到2050年全面普及普通話」。前者要求普通話使用群體的比例達到70%,後者則是90%。總的來說,在1980年代後,在政府推動下,推普於廣東成為了一項全省上下、社會各界共同參與的重要工程。

不過改革開放後,廣東經濟「先行一步」,加上當時香港粵語流行文化正如日中天,粵語一時風靡大江南北,而粵語地區的人們更是對粵語感到自豪。這樣一來,推普工作在廣東地區自然遇到不少阻力,而在省會廣州,推普工作也當然遲遲跟不上進度。有內地語言學者提到,「中國政府雖然從20世紀50年代就制定了推廣普通話的政策,並於80年代進一步大力推動這項工作,但在廣州地區,直到90年代中後期,推廣普通話才開始形成聲勢,取得較明顯成效」。

然而廣州作為內地一個城市,在語言政策上並不像香港一樣享有自主權,因此推普成功可能只是時間問題。改革開放後,廣州成為內地最受移民歡迎的城市之一,陸續來穗的新移民為廣州增添了活力的同時,也漸漸改變了城市人口結構,非戶籍人口比例從1990年代早期的低於10%,持續上升到現今超過當地戶籍人口的比例。移民大量湧入配合強硬的推普政策,幾十年下來,普通話早已遍佈廣州每個角落,並取代了粵語成為正式場合各方言群體的通用語。對於近年來的新移民來說,掌握普通話就足以應付日常生活,融入主流社會;學習粵語這一「艱巨任務」,自然就少了很多迫切性。相反,在老城區以外的地方,廣州本地人若不懂普通話則會寸步難行。於是新移民並沒有融入粵語文化,最終導致廣州粵語人口比例迅速下降。而廣州則從以前那個粵語街知巷聞的城市,變成一個到處普通話的地方。

廣州人口結構改變 粵語現衰落迹象

今年內地學術期刊《語言戰略研究》的一篇研究指出,「廣州人的母語正在出現代際語言轉移現象」,「母語為單一粵語的比例呈代際下降的趨勢」,而「廣州人的普通話水準不斷提高」。另一方面,普通話在學校環境佔壓倒性的優勢,無論課上還是課下,現時廣州「零零後」一代選用普通話交流的比例將近80%,遠超選用粵語的比例。最後該研究得出的結論是,廣州的粵語面臨多方面挑戰,其活力出現下降勢頭。言外之意,即粵語在廣州出現衰落迹象。最近,認識的廣州家長愈來愈多擔心下一代不會說粵語,也就不能與長輩溝通。

其實以上類似情形並不單單發生在廣州,內地各大城市的方言也都無法避免被普通話邊緣化的命運,有些相對弱勢的方言更處於瀕臨滅絕的狀况中。或許是意識到這一現象的嚴重性,方言保育問題逐漸得到中央及地方政府的重視。在十八大召開後,2015年國家啟動了「中國語言資源保護工程」,在全國範圍開展以語言資源調查、保存等為核心的工作。而廣東也在2017年成立「嶺南方言文化傳承保護中心」,並計劃籌建嶺南方言博物館及開展實施方言文化搶救工程。同時,各種以傳承地方方言文化為宗旨的電視節目及文化活動也陸續出現。

反觀香港,現時粵語狀况還是相對樂觀。即便香港5歲及以上人口能說普通話的比例在10年時間就翻了一番,從1996年回歸前的25%,升到2016年的50%,但同時能說粵語的比例始終維持在95%的水平,港人的普通話能力逐步提升的同時,粵語仍然堅挺。然而,粵語今後發展仍面臨多方面壓力。首先,隨着中港融合逐漸加深,以及香港對內地日益依賴,普通話的重要性只會不斷提升。到時候,普通話與粵語的地位自然此消彼長。第二,香港粵語流行文化早已不復當年,而隨着內地娛樂產業崛起,港星也紛紛北上「搵食」拓展內地市場,製作普通話節目,使粵語文化輸出大不如前。第三,內地非粵語移民逐漸增多,在這樣一個所謂「人海戰術」底下,不排除香港人口結構有朝一日會發生質變,從而導致語言景觀的改變,即便這個過程可能會比廣州慢。

注意語言文化傳承 保香港兩文三語優勢

無可否認,正如楊局長所言,作為一種有着十幾億使用者的語言,普通話確實具有巨大實用價值,港人普通話水準的提升勢必有助香港未來發展。但在推廣普通話的同時,香港也必須汲取內地推普的經驗,應從一開始就注意自身語言文化的傳承保育工作,更應盡量避免強推之下,將推普工作政治化。只有這樣,香港才能保持自身「兩文三語」的獨特優勢,在未來國家發展中彰顯自身不可替代的價值。而大灣區的發展與磨合,也離不開粵港澳地區對嶺南粵語文化的集體認同。如何在不損害粵語於香港地位與通用性的前提下,提升港人的普通話水準,可能也是一國兩制未來的另一重要課題。

作者趙永佳是香港教育大學社會學講座教授,余昊昕是香港教育大學香港研究學院研究助理

[趙永佳/余昊昕]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