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善用一國兩制優勢 對外交往創造雙贏

【明報社評】中日關係今年日趨緩和,繼李克強總理5月訪日之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將於本周訪華,是時隔7年後日相首度官式訪華,除了與國家主席習近平、總理李克強等領導人會晤外,安倍還將出席中日和平友好條約締結40周年的紀念活動,以及首屆中日第三方市場合作官民論壇。在安倍訪華後,香港行政長官林鄭月娥亦將展開訪日之行,為香港與日本關係揭開新的一頁。從安倍訪華到林鄭訪日,可見香港的對外交往與中國外交息息相關,但除了錦上添花、相得益彰外,香港作為一國兩制下的特別角色,在中國與外國交往中,能否擔當居中斡旋、調和矛盾的特殊作用,既考驗特區政府的能力,亦考驗中央政府的智慧。

借助中日緩和東風

林鄭訪日錦上添花

林鄭月娥今次訪日,是她個人相隔8年再度官式訪日,亦是香港特首9年來的首度訪日。2010年,時任發展局長的林鄭月娥曾率領特區政府代表團,出席於東京舉行的第八屆亞太地區基礎設施發展部長級論壇。香港首兩任特首董建華和曾蔭權,亦分別於2001年、2009年訪日。只有上屆特首梁振英未曾訪日,原因當然與中日關係陷入低潮有關。

雖然近10多年來中日關係經歷了諸多波折,但香港與日本之間的民間和商貿關係卻一直迅猛發展。香港赴日遊客人數從2011年的36.5萬增長到去年的223萬,而且其中近五分之一的香港遊客去過日本超過10次;彈丸之地的香港,竟然連續13年位居日本農產品出口市場首位……這一切顯示,港日民間商貿關係不僅未受兩國政治關係太大影響,反過來,還成了中日兩國關係緩和的先驅。如在香港6月開放日本核災4縣蔬果進口禁令後,現在內地也傳出考慮開放。3月以來,日本外相、文部科學相、農林水產相等高官相繼訪港。

《基本法》雖然規定本港的外交事務由中央政府處理,但仍授權香港特區依法「自行處理有關的對外事務」,包括香港特區可在經濟、貿易、金融、航運、通訊、旅遊、文化、體育等領域以「中國香港」名義,單獨同各國、各地區及有關國際組織保持和發展關係,簽訂和履行有關協議;可以「中國香港」名義參加不以國家為單位參加的國際組織和國際會議;中國締結的國際協議,中央可根據香港的情况和需要,徵詢特區意見後,決定是否適用於香港;授權香港與各國或各地區締結互免簽證協議等。對於香港的對外交往,其實預留了極大空間。

就以香港與東盟去年11月簽訂的《自貿協定》和相關《投資協定》為例,協定在貨物貿易、服務貿易和投資保護等方面,為港商降低門檻、擴大商機,提供了更佳的市場准入條件。最近,已經有國際市場分析認為,擁有6.4億人口的東盟或成中美貿易戰的最大贏家,因貿易戰意外地促使東盟在內的亞洲投資大幅成長,令東盟這個目前全球第六大經濟體,到2030年有望成為第四大經濟體。

基本法規定靈活性

港對外交往空間大

當然,香港對外交往中的中央因素亦有受局限的一面,其中最明顯的就是香港與台灣的交往。港台關係雖然密切,但極受兩岸關係影響,2000年陳水扁上台前夕,獲派任駐港中華旅行社總經理的張良任,工作簽證就被拖延長達13個月。2008年馬英九執政後,兩岸破冰,台港關係亦再熱絡,2010年台港分別成立半官方聯絡機構,翌年中華旅行社亦獲正名為「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但前年民進黨再度執政後,兩岸關係再降冰點,台北經濟文化辦事處新主任盧長水的入境簽證,從7月申請,至今未獲批,可能重蹈張良任當年覆轍。

香港是在「一國兩制」下一個高度自治的特別行政區,這是世界看待香港的視角。如果承認中央與香港的利益是一致的,就應當更多地研究在處理對外事務上的合作。在這方面,基本法設立了既有原則性、又有靈活性的機制,中央和特區政府應當充分利用這種機制,實現中央與特區的共贏。在2013年美國CIA前職員斯諾登藏匿香港爆料事件中,中央與特區政府的默契配合,也是成功利用「一國兩制」下香港的特殊地位,令美國政府雖然不滿卻無從發作,最終事件圓滿落幕,卻未損中美與港美關係。

當前的中美貿易戰,香港已難置身事外,外有國際對香港高度自治地位的置疑,內有港獨支持者不斷挑戰中央底線的舉動,香港應該既堅守一國立場,又利用兩制優勢,發揮自己的國際特長,在中美衝突下走出一條既可自保、又可為國家排憂解難的獨特道路,讓國際重新正視香港的價值。香港能否如歷史上那樣,再度成為中國打破國際封鎖的橋樑與紐帶,既需要特區政府發揮主動創意,又需要中央政府的寬容智慧。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