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上一篇

文學.一三一四:掙扎與遺忘

【明報專訊】閱讀二○一三年和二○一四年的香港短篇小說,不一定要循很多人喜歡的套路與習慣,例如「借來的時空」、「消失的空間」、「迷失我城」等一般為論者所喜歡切入的角度。如果客觀世界是多元豐富,反映在作品亦應如此,希望借這本選集展現這兩年間,不同的平台、不同的形式嘗試和不同年齡層的作者風格,從而拼湊出這兩年的香港短篇小說的創作圖貌。

遺忘,伴隨記憶的追尋,是生命中無奈的輾轉流離,成為文學作品中的重要追尋和主題。有時我們遺忘了城市的某些東西,可是更多時候,是我們身處的城市在不斷遺忘。歲月游移,卻沒有帶走生命的點點記憶,反而在某些人生際遇的渡頭,會或顯或隱地觸動,像開動密室的機關,通向回憶的大道。在香港這繁榮急速的都市寫作,城市生活的壓力和迷惘,始終形成枷鎖羅網,任何時期的文學作品的題材和意旨,都會受到影響,這兩年的短篇小說,沒有例外。作者們一邊努力重現城市生活的種種綑綁和壓迫,人的消極和逃避,同時也描畫人們生活在當中,如何以不同的形式努力掙扎,尋找出路。

在社會和周遭世界的大網,也在生命的大網中掙扎。掙扎不一定是動態的,可以是精神心靈和情感意志的,不過總有一種力量。作者的訴說和表達,有時從城市某些特定人物的處境和情感來完成。無論直接間接,小說理應反映現實社會生活,所以選集中也挑選了數篇反映現實,甚至是緊扣時事為題材的作品。除了反映現實的內容,選集中也有一些作品藝術手法獨特,匠心獨運。

文學獎項從來是讓我們發見寫作新星的平台,證之香港文學,歷歷可見。編者在這兩年挑選了四篇得獎小說,既屬情理之宜,也讓讀者印證一下這說法是否合理。任何選集的最後定本,所取作品,難免存有編者主觀成分。擁有挑選決定的權力,任何編者都應該珍惜和自重,選篇即使有很多不同的的標準和考慮,不過全都應在情理之內,不難理解。首要當然是作品的文學水平,對於一本選集,跟一切的比賽與獎項相同,所謂文學水平,其實就是指擁有挑選權力者的眼光和口味。我期望選出來的作品能在不同度向,或者是內容意旨,或者是手法技巧,或者是作者情思,予我觸動或思考。挑選作品過程中,形式內容以外,要處理版權的問題,也要照顧篇幅,有時遇到困難阻撓,甚至會被迫放棄選用。身為編者,當然也希望利用這本選集,全面廣泛地反映這兩年內,香港短篇小說的各種形相。可是限於心力和時間,集子中的作品,只以發表在這兩年的文學雜誌和報刊為主;考慮「質」之餘,也期望能「博」,因此每一位作家,只盡量選錄一篇,期望能令多一些不同作家的作品入選,以呈現香港文學中,短篇小說的多樣風格和技巧。閱讀、挑選,然後編定一本雙年小說選集,原理可能也相同。過程中,我除了感慨城市在憤怒掙扎中有太多的遺忘,或許只能憑藉誠實認真的編選態度,為香港文學說一聲:加油!

(原文為《香港短篇小說選 2013-2014》編者序,內容有編者自述近况、社會概况、各篇簡析等。篇幅所限,摘錄如上)

《香港短篇小說選 2013-2014》

由香港三聯書店於今年五月出版,入選作者(發表序):羅貴祥、王良和、韓麗珠、潘國靈、陳惠英、梁科慶、海靜、蔡益懷、朗天、吳美筠、張婉雯、陳汗、陳德錦、鍾國強、謝曉虹、李維怡、周蜜蜜、王璞、朵拉、鄭炳南、惟得、周鳳鳴、林淇、唐睿、蓬草、鄒文律、許榮輝、阿谷、葛亮、李梓榮、呂少龍、王証恆、黃怡。

文‧潘步釗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