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紙上聲色:地上的悲傷都留給月球

【明報專訊】坦白說,最初聽到戴米恩查素在《星聲夢裡人》之後竟然要拍岩士唐,心中不無幾分憂慮。查素一路走來,三部電影都是拍自己熟悉的音樂題材,由原初意念到劇本都由自己一手一腳孕育,今次他接拍一個改編事實、有舊時代背景的征空故事,會有問題嗎?至預告片出台,我的擔心有增無減——那看來不過是一部典型、歌頌個人奮鬥的荷李活傳記片。終於,是時候在戲院一睹《登月第一人》的全貌,方才發覺,「啊,原來你是用這種方法去搞」,那晚上心中的豁然舒懷與激動,就像我在心中為自己順利排演了一次差點就要灰飛煙滅的升空任務。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