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戴耀廷

法政隨筆

下一篇
上一篇

腳前的燈 / 戴耀廷

【明報文章】走在公義的路上,最艱難的並不是當權者的打壓,而是前路總是看不清。雖然建立公義的社會這遠大的目標是清楚的,但這終極目標實在太遙遠了,怎樣由現在站立的一點,由不公義走到公義的終點,總是看不見一條明確的路徑。前路不明,才是最消磨人意志的。我常常呼求,既是主呼召我走這條公義的路,為何祢不把路徑顯明清楚呢?

相關字詞﹕愛與和平 佔中 戴耀廷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