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專欄

趙崇基 

外星人語

下一篇
上一篇

溫哥華的雨天 / 趙崇基 

【明報文章】雖然父母都是香港來的移民,而且還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他經常強調自己是土生土長的加拿大人。可是,亞洲人的臉孔,依然帶給他不少困擾。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