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港人求屋飢不擇食 納米樓變習以為常

【明報社評】迷你單位在世界各大城市愈益普遍,衍生不少問題。最近新加坡政府出招,限制發展商興建「鞋盒單位」數量,類似措施可否在港套用,需要仔細斟酌,然而政府不能坐視納米樓問題,任由市場決定一切。本港納米樓愈建愈多、面積愈縮愈細,沒有最小只有更小,根本不宜居住,政府無計可施,市民也漸漸習以為常,社會氛圍不再抗拒。本港土地房屋供不應求,不僅扭曲市場,更扭曲觀念,但求滿足置業需要,被迫「飢不擇食」,種種「次貨」都要考慮,實屬港人悲哀,香港必須加快造地建屋,不能繼續蹉跎。

星洲新招遏抑「鞋盒屋」

港樓需求殷切難效法

不少大城市都面對樓價高、搵樓難的問題,由東京、溫哥華到紐約等地,近年都出現很多迷你單位。迷你單位沒有清晰定義,在香港,面積百多平方呎才算是納米樓,不過在外國,一些300多呎的單位,已屬迷你單位。一般來說,迷你單位邊際利潤更多,單位愈細,數量愈多,發展商愈益財源滾滾。迷你單位僅能滿足單身人士居住需要,問題極多,不少政府都引入規管措施,例如設定單位面積最低下限等,以免情况失控。過去數年,本港納米樓愈來愈多,居住空間狹小,是否宜居成疑,有意見要求政府在賣地時加入「限呎」或「限量」規定,遏阻納米樓現象。去年初,政府表示若有需要會考慮在住宅賣地條款加入「合適要求」,惟之後再無下文。

日前新加坡政府頒布新指引,修改每個樓盤可建迷你單位數量的計算公式,遏阻「鞋盒單位」氾濫,發展商新樓盤可建單位數目上限,將降低近兩成。新措施除了希望壓阻私樓單位愈縮愈細的勢頭,確保宜居,也希望避免「鞋盒單位」數量急增,推高社區人口密度,令區內基建不勝負荷。

當然,星港兩地房屋問題迥異,在新加坡行得通的政策,未必能夠移植到香港。新加坡的「鞋盒單位」,一般都有300多呎或以上,在香港已算是細單位而非納米樓。新加坡房屋以組屋為主,私人市場所佔比重較低,中短期土地短缺問題也遠不如香港尖銳,凡此種種均令新加坡政府有較多空間和本錢,處理私樓「鞋盒單位」問題。星洲當局「限呎限量」新措施下,新樓盤單位平均面積由目前最小700多平方呎,增加至最小915平方呎,專家相信隨着單位面積擴大,發展商為了確保私樓仍能處於買家可負擔水平,預料會調低呎價,可是同類措施放在香港,肯定不會有相同效果,甚至只會衍生更多光怪陸離現象,關鍵在於本港公私營房屋供應嚴重不足,市民置業安居需求殷切,已到了「單位好醜不重要,最緊要是有得住」的地步。

過去5年,本港納米樓落成量大增7倍,單位面積更是拾級而下,個別新發展項目,最細單位實用面積僅得90平方呎,細得近乎一個車位大小。業界估計,今年至2020年將有3300「納米樓」單位落成。市民明知納米樓細得不宜人住,然而當昔日「上車盤」也漲價至500多萬元,要靠有限積蓄「上車」,納米樓幾乎是唯一選擇,就算政府禁建禁售納米樓、發展商願意多建400呎左右的細單位,一般市民仍然買不起。發展商看準機會「賺到盡」,納米樓開價只計買家經濟能力,不會考慮是否宜居,結果出現很多售價低於400萬元、可以做足九成按揭的納米樓,惟單位實際呎價隨時高達2萬元以上,比一般細單位更高。

社會觀念遭扭曲

勉強將就成常態

納米樓數量急增,雖說反映市場供求定律,然而它是市場嚴重高度扭曲失衡下的產物,納米樓只是土地房屋問題的病徵,不應視之為解決「上車」困難的方法。納米樓有供有求,政府需要慎重處理,以免一法立一弊生,惟當局至少應該想方設法,阻止單位面積跌至不人道水平。

過去兩年社會看待納米樓,由嘩然氣憤慢慢變成無奈接受甚至見怪不怪,反映社會觀念亦遭扭曲。隨着土地房屋短缺問題愈益尖銳,社會觀念扭曲也在不斷惡化,很多應急措施和建議,美其名是物盡其用、靈活變通,實際是但求有屋,飢不擇食,既無奈亦悲哀。以活化工廈興建過渡房屋為例,雖然各方都明知工廈有採光和通風等問題,然而由於眼前缺乏選擇,大家唯有降低要求,默默忍受。又例如,申訴專員公署發現,全港公共屋邨有近11萬平方呎儲物室空置,批評房署未有善用改建為住宅單位。市民輪候公屋時間愈來愈長,房署未有善用公共屋邨空間,申訴專員公署批評有理,可是部分公屋儲物室環境並不理想,當社會上下都覺得需要用盡這些空間住人,只反映大家都同意要勉強將就。

土地房屋問題水深火熱,社會需要面對現實,暫時接受權宜之計,不過當一個社會長期接受將將就就,最終只會失去動力,逐步沉淪。香港需要多管齊下增加土地供應,大刀闊斧解決房屋問題,陳義過高務虛空談,只會繼續原地打轉,蹉跎歲月。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