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評

社評﹕禁售電子煙立法 須防拖字訣阻撓

【明報社評】政府決定全面禁售電子煙,引起醫學界、煙草業及政黨政客爭論。反對禁售者搬出大堆理由,由「剝奪煙民自由」到「妨礙煙民戒煙」,不一而足。有人揚言「禁電子煙不禁傳統煙是雙重標準」,有人炒作所謂「家長式威權」,高舉民主自由旗幟反對禁售,實際效果是幫煙草界一把。本港未能一蹴而就全面禁煙,不代表容許煙商暗渡陳倉向下一代散播煙禍。禁售電子煙是正確一步,政府提出今個立法年度修例,需要提防隱約有一股勢力採取拖字訣阻撓。一眾議員有何取態,市民須密切監察。

政府倡禁電子煙

立法工作有阻力

近年電子煙、加熱煙等漸見普遍,食物及衛生局長陳肇始一度表示考慮全面禁售,惟政府4個月前改為建議立法監管,醫學界教育界擔心電子煙「合法化」後患無窮。最終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在《施政報告》宣布,為了保障兒童和青少年健康,全面禁止電子煙等入口、製造、銷售、分發及宣傳。

「電子煙民」增長迅速,部分煙商推出水果味糖果味電子煙,有吸引兒童少年吸食之嫌。在美國,2011年至15年間,使用電子煙的高中生激增10倍,本地一些研究也顯示,加熱煙及電子煙對青少年吸引力大,小孩接觸電子煙亦有上升趨勢,情况令人憂慮。吸煙與健康委員會兩年前訪問逾千小二至小四學生,發現2.9%曾使用電子煙,一年後再做同類調查,驚見曾使用電子煙比例升至4.5%,按年大升55%,有小五女生吸食電子煙,其後更轉吸傳統香煙。

煙商推銷電子煙手法眾多,例如聲稱電子煙「健康風險較低」、「沒有二手煙」,甚至可以代替傳統煙支,有助戒煙,云云;然而世界衛生組織表明所有形式煙草都有害,只要含有尼古丁和焦油等有毒物質,就不可能無損健康。有研究指出,電子煙釋出的煙並非只是水蒸氣,未有科學證據確定電子煙沒有二手煙害,亦沒有科學證據證明電子煙可以幫助戒煙。要戒煙應尋求專業協助,而非借助電子煙。

吸煙危害健康,增加醫療系統負擔,社會成本巨大,反吸煙運動不應開倒車。政府對於電子煙的立場雖有搖擺,惟最後總算能夠立定主意,向前邁出重要一步,然而立法工作未必一帆風順。除了商界議員,泛民亦有反對禁售聲音。

大概因為不容易尋找科學理據支持電子煙,有些議員從意識形態入手,以「民主自由公平」之名反對禁售。有人將全禁電子煙扯上威權管治,形容政府做法「家長專制」,大打政治牌反對禁售;有人則聲稱控煙政策要「一視同仁」,不禁傳統煙便不應禁電子煙。各種說法不一而足,均有混淆視聽之嫌。上世紀末之前,世人未知煙害,令傳統煙極為普及,太多人上癮戒不掉,造成迄今傳統煙仍有龐大需求,全面禁煙無法一蹴而就,政府只能「控煙」,然而禁煙大方向既定,便不應引入新煙草產品創造新需求,更沒有理由因為禁煙無法一步到位,就否定先禁電子煙和逐步推進禁煙工作。拒絕戒煙的煙民,沒有電子煙可以繼續抽傳統煙,不存在剝奪「吸煙自由」問題。

撥開混淆視聽迷霧

推進立法不容拖延

一些人崇尚「小政府」,經常強調不應走上「保母政府」(nanny state)之路,連民衆做什麼吃什麼也處處規管,然而以規管高鹽高糖食物為例,世衛指出改善飲食習慣不僅是個人責任,也是社會責任,政府無理由撒手不管。「保母政府」跟威權或民主沒有必然關係,紐約前市長彭博便常被指奉行「保母政府」路線,任內推出俗稱「汽水禁令」,針對癡肥問題,限制汽水銷售,惹來不少爭議,最終被法院推翻;然而汽水性質跟電子煙不同,含糖汽水導致癡肥,問題在於過量飲用,不若煙草產品般含有尼古丁和焦油等有毒物質,毒害吸食者健康。硬要說「既禁電子煙為何不禁汽水」,又是另一詭辯說法。

世界多國已經制定全面禁煙時間表,本港亦提出目標,將煙民人數由佔人口10%(約61萬)到2027年降至5%。禁煙是世界潮流,政府應訂定全面禁煙目標及時間表。早前港大醫學院院長梁卓偉關注煙草業與政黨議員的關係,引起不少議論。煙商在港有何政治游說活動,市民不得而知,惟立法會衛生事務委員會24名議員, 公開支持全禁電子煙的只佔少數,也是事實。本港公營醫療系統瀕臨爆煲,議員無理由一邊大聲疾呼增加社福和醫療投入,另一邊卻阻撓控煙,反對禁售電子煙等新興產品,加重醫療系統負荷。

煙商面對控煙禁煙,常用策略是拖字訣,立法禁售電子煙拖得愈久,愈有利他們「以時間換取空間」,讓電子煙在年輕一代持續滲透,近日有議員表示政府禁售電子煙過於倉卒,認為應先讓不同持份者表達意見,云云,此舉對煙草商而言可謂正中下懷。暗湧不容忽視,醫學界和教育界應密切留意禁售電子煙立法進度,勿讓拖延策略得逞。

歡迎回應 editorial@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