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聞

港聞二

下一篇
上一篇

最後𠝹木廠不願枯死 坐落東北面對收地 盼有心人承傳

【明報專訊】新界東北發展計劃工程料明年開展,在推土機來臨前夕,走過七十載、現坐落上水古洞馬草壟的本港最後𠝹木廠——「志記鎅木廠」在狹縫求存。年屆70歲的𠝹木廠第二代負責人「權哥」王鴻權,多年來與木廠共生,近年積極推動木材回收 。然而,上周二地政處職員前來量度佔地面積,令權哥知道木廠正步向終章,離清拆命運不遠。權哥唏噓嘆道:「盼有人承傳(這行),否則只會枯死。」

明報記者 何郁慧

「志記鎅木廠」樓高兩層、佔地1萬多呎,內裏擺滿原木木材;衣衫沾滿木糠的負責人王鴻權(權哥)揑開橡木一角,一邊着人聞木香,一邊滔滔不絕介紹木藝品。

10多間剩一間 做過家具棺木

權哥說昔日古洞有10多間𠝹木廠, 那時木材需求殷切,不論建築木材、家具、棺木材料,志記都曾涉獵。不過,隨着政府1997年立例管制木材入口,香港𠝹木廠競爭力不及內地及海外工廠,行業萎縮,輾轉只餘下志記。

2016年起,權哥與民間團體合辦木工班,向市民傳授木工知識,由年輪談到入榫。他相信願意花創意及時間便可「化腐朽為神奇」,廠內有不少小木櫈及小木馬,全是他的得意作品。

權哥亦有回收舊木材,包括中電的木電線杆,1997年來已回收近3萬支。他說雖然木電線杆表面滿佈釘子,加工工序極繁複,但仍希望「活化」免浪費,「經篩選後𠝹成板方,可賣給空運公司用作防震木板,較新的松木、杉木更可用以製作廟宇橫樑!」

然而,這間最後的𠝹木廠始終難敵時代巨輪。年多前,地政處派員為木廠作凍結登記調查,上周二再有兩名地政處職員前來「度尺」近半小時。權哥說職員沒交代,但料𠝹木廠快將面臨清拆。權哥慨嘆,廠內現存近5萬立方呎木材,若𠝹木廠要結業,木材可能統統送往堆填區,極度浪費。

近年多不同年紀階層來學木工

「對有興趣學木工的人而言,𠝹木廠是有吸引力的。」權哥說過去兩年有不同階層市民來學習木工,除了學生,更有醫生、大學院長、從事基金管理等專業人士到訪,令他倍感安慰之餘,亦使他深信木廠有價值。「經營木廠是腳踏實地、平穩、不浮誇。你不親身接觸(樹木),只會略懂皮毛,故希望這裏能成為下一代,尤其是有興趣木工的年輕人,成為他們的燈,有燈、有方向。 」

盼政府活化 如石硤尾工廈

權哥說,若政府收回地皮發展,料難再物色同樣地皮興建及經營木廠。他說兄妹亦年事已高,如要搬走未必能搬運木材,故盼政府可原址保留𠝹木廠,保育作地標,「希望政府活化,好像石硤尾工廠大廈、藍屋等」。

見證新界東北發展變遷,令權哥別有感悟,他說現在市場資源傾側金融、地產,往後的古洞如何演變,他說不清,作為本港最後一代𠝹木者,他只盼望「有人承傳,將這行發揚光大,否則只會枯死」。

相關字詞﹕𠝹木廠

上 / 下一篇新聞